Wednesday, May 29, 2002

小城故事

(2002/5/28, 拉孜, 西藏家庭旅店)
酥油茶喝多了

我坐的吉普車離開了樟木鎮,駛進一個狹長的深谷中,山谷兩邊都是些古木凌空橫生的峭壁,下面是筆直一片,深不見底的深谷,公路就依著峭壁而建,不時經過些飛瀑,車子就在飛瀑下面用水泥鋼架建的擋石牆下走過,沿路還見到一兩台破舊的大卡車給人丟棄在路邊,看來是發生了交通意外或是壞車了而不得不被放棄的.一路走了個多小時才離開了綠意盈盈的山谷,來到了一片黃土的荒原上,兩旁都是些鋪滿白雪的山峰,看來我是正式走進西藏高原了.

車子在十時多便到了一個叫聶拉木的小鎮,那導遊要到鎮上搞些手續,於是我和司機便到路邊一家小商店等,花了幾塊錢要了壺酥油茶,坐在電爐邊取暖喝茶,等了不久那台東風車也來到了.聊天時才知那兩個司機都是替中旅社開車接團的個體戶,車子是自家的,但都要經中旅社才有生意.他們剛從神山過轉山節那邊回來,在樟木送團後便要回拉薩等運到了,喝了兩壺酥油茶後那導遊便辦好事回來,便繼續開車上路.

車子走了不久,正要翻上一個大板前(即是"山口"),因為大家先前都喝了不少茶,司機便停下車來好讓大伙兒放水去,可是那吉普車司機卻拿了卷廁紙跑到老遠的山上找塊大石頭躲起來,東風車司機便多口說:"酥油茶雖可減輕高山症反應,可是喝得太多會拉肚子的,就是藏人也不例外..."跟著便和那導遊一起哈哈笑起來,他們真是好朋友了.

小城故事 

大家都放下肚中的包袱後,便繼續上路,一路上都是些顛得不得了的破土路,以後在西藏的公路大都是這樣的路況,真是顛得屁股開花.不過長途路程最怕的不是爛路難頂,而是無聊,於是從樟木出發開始,那餅鄧麗君錄音帶一天內便放了五六遍,甚麼"小城故事"等等七八十年代的國語曲聽了又聽,原來在西藏鄧麗君的歌曲是十分受開車的大叔們歡迎的.不過聽下聽我才發覺歌曲越舊越有味道,怪不得香港四大天皇等在西藏是無影無蹤的.

車子越爬越高,在聶拉木已經是海拔3700M了,跟著翻過的山口更是高得不得了,山口的高點是一片大雪原,車子也不依那些彎彎曲曲的山路,直接在雪地上開著爬山,師傅充分地發揮著越野車的性能,雖然這是台十多年車齡的老爺車,但在雪坡上如履平地.在西藏這個"窮鄉僻壤",一般人接受教育的機會不多,如有一技之長傍身更是難得,所以會在這裡崎嶇山路上開車的司機都被尊稱為"師傅",而那些上過工專大學,會寫中文,說英語的藏族青年導遊,更是被受尊敬的智識分子了.

初見珠峰

山口頂上例牌有個風馬堆和一個路碑,寫著這山口大約有五千多米.前天我還在喜瑪拉雅山腳的加德滿都,那裡還不到一千米高,可是今天我便翻越兩個五千多米的山口,越過了喜瑪拉雅山,真是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在這雪原上極目遠望才見到一線的雪峰,那導遊說東首的便是珠峰了,可是實在太遠了我看不清.

順帶一提,西藏人的視力十分之好,所以他們老遠的地方也可以看過清楚,而我這種城市來的大近視,就是給我一副望遠鏡也是沒用.不過他們不是不戴眼鏡,司機和導遊整天都戴著副太陽眼鏡來防祡外線.西藏高原海拔高,空氣稀薄,這裡藍天白雪,黃土雪山雖然好看,可是陽光中的祡外線超強,我因為沒有太陽鏡,所以坐了一天車眼睛便被陽光灼得很不舒服,便打定主意到了拉薩的第一件事是買太陽鏡.

翻過山口後來到一片"黃土高原",導遊說前面就是定日,我們會在那裡吃午飯休息和等那落後的東風車.入村前司機突然停下車來,往東邊一片白雲指著說,雲下面那三角形雪峰就是珠峰了,這時我想起在印度遇上的薯伯伯說過,在定日看的珠峰有點像條倒轉的三角褲,這時一看倒是有點像,真是大煞風景了.

跟著在定日鎮一間藏式小飯店吃午飯,又是酥油茶和酸辣麵,這時聽到店外有些老外在爭吵,於是那導遊便出去看看,原來是幾個以色列人和他們的吉普車司機在吵架,好像是因為天氣不佳,在珠峰登山大本營上看不見珠峰,便嚷著要那司機回水.要中旅社退錢當然是不可能,那幾個以色列人又因為慳錢而不請導遊,司機的英文又不靈光,真是雞同鴨講,最後要我車子的導遊出面調停,為甚麼我一路上碰到的以色列人都是麻麻煩煩的呢?

回鄉証通用

車子離開了老定日走了好一會,前路突然出現了一條平滑漆黑的柏油路,比起一直顛著的破土路真是天堂地獄之分.走了不久前面有個大形的"現代化"檢查站,(好像是叫魯魯邊防檢查站),所有途經車輛人員都是停車檢查登記.

站內負責登記証件的是兩個十八九歲的小兵,一個說著些濃厚川音的普通話,另一個則是藏族小子.在登記櫃台前擠著一大伙藏族老鄉,我和司機導遊只有在人堆中一起擠,鬧哄哄的擠了大半個小時才搞好登記手續,枉那檢查站的大堂內還掛著個甚麼"青年文明號"的牌子.司機見我在登記時出示的是回鄉証,便十分擔心我是"外國人"而惹麻煩,但是那兩個武警只看了一下便照常登記,司機見沒有出岔子才放心下來,結果我們在檢查站花了一個小時才出來.

導遊之苦

初時那導遊在車上一直都不多說話,不過在路上對得久了,同車的外人便漸漸變成熟人,加上在車裡聽歌聽得悶了,導遊便有句沒句的和我搭訕,直到後來出了檢查站後,知道我是貨真價實的香港人時才放心說話.我讚他的英語說得很好,就是一般國內大學生也望塵莫及,他便說英文是在印度那裡學的,原來因為89年的動亂,他在十來歲時便被家人安排逃亡到印度去(那時很多藏族年輕人逃亡國外,都是家人花費巨款給走私販子,也即是以前喜瑪拉雅山的馬幫,由他們帶領著徒步翻過喜瑪拉雅山到印度和尼泊爾去).

雖然在印度只是難民身分,但是還能在西藏流亡政府的幫助下完成大學.本來他們可以繼續在印度過著自由的生活,但是此等逃亡被中國政府視為分裂活動,在幾年前中國政府便使出絕招,要留在西藏的家人寄信到國外的流亡分子,只要他們回國便保證一家安全,否則留在西藏的家人生活便沒有保證了.不少流亡在外的年青人為了家人的安全,只有回國去,但是他們之前有外逃記錄,在國內不好找工作,不過好在他們會說一口流利英語,所以不少人便當涉外導遊去.

不過這些導遊實在不好做,雖然藏族導遊學歷高又會說外語,但是他們必須經過國營中旅社才能接團,所以工資不高又沒有甚麼回佣賺,而且每年都要向旅遊局和中旅社付上大筆的登記費牌費之類,國家對他們又特多監管,真是生活艱難.相比之下招待國內旅行團的漢族導遊,每次帶團的小費回佣之多才是真正賺錢,而且監管也是輕鬆得多,真是泥雲之別.

開車的司機對那導遊的情況是十分了解的,所以十分同情他的狀況,導遊一邊說著他們面對的困難和無奈,司機便在旁邊發表意見大表支持,於是我們一路上便聊聊天聽聽歌來打發時間,好讓我多些了解西藏的現況,同時他們又問我一些香港的事情,例如香港人是不是很愛國和支持老董等.不過他們對香港和台灣的認識,都是平日看中央台新聞聯播得來的,所以有著很多誤解.後來在西藏路上都有不少人問我關於港台的情況,我想他們是想把港台情況來和西藏來對比一下吧!

我想他們願意大開金口和我說這麼多事情,一來因為我只是萍水相逢坐便車的客人,至少可以肯定我不是中國的公安臥底,就算多說了話,在將來也難以再碰上,不怕秋後算帳;二來我的身分特別,介乎中國人和外國人之間,而且比較容易了解彼此的想法,他們才不介意打開天窗說亮話,給我機會認識和了解他們的生活和想法,所以我覺得次旅程真是十分的難得,以後在西藏旅行也要多搭便車.

侏羅紀

因為之前在聶拉木和邊防檢查站耽誤了不少時間,所以翻越了第二個五千米高的山口,到達拉孜時已是黃昏時分了.車子在拉孜前面一個邊防檢查站停車登記,有著上次檢查站的經驗,那司機心中對我香港人的檢查手續已經有個底兒了,登記時我還多口問那些武警,拿這回鄉証到後藏阿里有沒有問題,他們說持証者可以通行無阻,也不用甚麼勞子的邊防証.在檢查站一點問題也沒有,不過我們一停車便有大伙的藏族小孩拿著些石頭上前圍著我們叫賣,說是甚麼侏羅紀時代的化石云云.

過了檢查站再前行不久,竟然有一道水泥大橋,過了橋後便上了一條柏油路,便來到拉孜鎮了,不過司機不在鎮上留宿,而是直接到鎮外圍一家藏族旅店去.那店子本是一個普通藏族農莊,店內一個普通床位只要25元,而有電視的則要貴上些,不過電視於我無用,還是省錢至上.來這店子投宿的都是藏族司機和旅客,不過除我這個"外地人"外,還有一個老外女士,原來她是在日喀則那邊坐順風車過來的,嘜外國人不是一定要跟旅行團的嗎?

吃晚飯時那幾個司機和導遊叫我一起吃,原來他們都是早已認識的,走在這道上的司機來來去去都是那伙人,平時在路上或是旅店都不時會碰上,所以都十分老友.他們雖然全都是藏族人,不過都愛吃漢餐炒菜,還要了些青稞酒和啤酒來喝,連我也被灌了一兩杯.一大伙人邊吃飯邊吹牛,當他們知我是香港來的時候便又問起香港來,除了問我挺不挺董外,他們還知道阿松娶了國寶呢!

感同身受

那班司機在白天不能飲酒,所以晚上便要喝過夠,飲飽食醉便回房睡覺去也,只有我,導遊和那外國女士還留在飯廳聊聊天.那個女士原來是美國的古巴人,也是一個人出來旅行的,因為她不喜歡被中旅社剝削和限制自由,所以到達拉薩後便扭盡六壬也要找順風車獨自上路,之前便試過自行到納木錯,山南和日喀則去,現在說要打車到珠峰登山大本營;那導遊見她勇氣可嘉,於是便給她一些路上找車的"專業意見".

那位美籍古巴女士說自己曾經在"共產政權"下生活過,所以便對中國政府在西藏的所作所為"洞悉一切","感同身受"云云,拉著那導遊說著些道聽途說得之的傳聞,那導遊聽了只有苦笑一下便算.那女士跟著便問我香港回歸中國後有些甚麼感受,問我中國政府有否對香港甚麼樣的,真不知怎樣回答她才好,然後她又說起其實美國也是不好,我說當然美國也不是甚麼好東西啦,各國的政策都是"以我為主"的,那有甚麼正義道德可言.然後那女士突然問我藏獨好不好?如果中國和達賴和好又如何?這時那導遊早已逃之夭夭了.說著說著,剛才那些啤酒開始發作,頭痛隱隱,我想可能是多喝酒而引發了輕微的高山反應了,於是閒話結束各自回房睡覺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