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30, 2002

時來運到

(2002/5/29-6/2 , 日喀則, 聖康飯店)
沙塵滾滾

第二天清早起來時天寒地凍,到四合院中間的水喉開水洗臉,哇!凍死人呀!這時心中想起一句話:"寒天飲冰水,點滴在心頭."跟著吃了些簡單早餐便上車出發去,早上的西藏高原,地上因為天氣寒冷而浮著一層薄薄的濃霧,就是坐在車內也是很凍.離開了拉孜鎮的柏油路後,車子又回到破土路上,車子一路在跑,車內的人便一直在上下顛簸著,同時頭也在搖在搖去,比落D搖頭還要厲害,半路中途司機突然丟出了一句話來:"他X的!這些破土路,搖得頭也快要掉下來了!"看來在西藏路上跑了多年的師傅也受不住這些爛路.

車子翻越了一個山口後,司機把車子停下來,說是要等等後面的東風車.這時我看見遠方的山下有一條長長的沙塵龍慢慢地滾過來,我問師傅是不是有列長長的車隊要上山來,師傅看了一看,便說才不是呢!只不過是兩台大卡車吧了.我實在有點不相信,那條沙龍至少有上一兩公里,正沿著公路浩浩蕩蕩的爬上山來,等沙龍比較接近時我再仔細一看,果然是兩台東風卡車,奇怪是只不過兩台車子,就算滿載也只有二三十噸吧!何來如此驚天動地的沙塵長龍呢?於是師傅便解釋道,那些車子只不過把排氣喉向著地下噴,噴出來的廢氣把公路上的泥沙吹起吧!一點也不值得大驚少怪.搞到我好像是大鄉里出城般.

看著那兩台大卡車漸漸逼近,我們便躲回車上避開那驚天動地的沙龍.雖然西藏風沙大,整天就算甚麼也不做也會鬧得滿臉塵土,更可況是坐長途車呢,不過沒有人會喜歡食額外車塵的.等了一會那東風車也趕上來了,我們又繼續上路去,在中午前便到達日喀則市了,在老遠便可以看見扎什倫布寺的展佛台.

找旅店

司機問我要在那裡下車,我說要住在扎寺前面的堅剛果園招待所,但是他們告訴我因為市政府要搞開發那裡已給清拆了.於是我便在市中心的十字路口處下車,背著背囊四處找旅店去.

十字路口旁便有一家桑珠孜飯店,是一間大形國營旅店,一個床位要25元,可是卻沒有公共浴室設備,我從尼泊爾出發到西藏已經有兩天沒有洗澡了,經過兩三天風塵僕僕後,我覺得住店冇涼沖是不能接受的,便去找別的旅店.根據旅遊書介紹(是一本香港人出版的西藏自助遊,十分實用),在日喀則除了那被取締的果園招待所外,還有一家藏族人開的旦增旅店是外地旅客聚集的,我便往舊城區走去尋找,於是便背著大包在烈日下走了半個小時,最後在市集一條橫街中找到那旅店的招牌.書中說那旅店老闆不喜歡漢人,於是我便用英語問老闆可有床位否?他指著身後一棟正在大興土木的房子說,小店現正裝修重建,旅店要到九月才重新開張,不過餐廳還在營業云云.

坐了三日車才來到日喀則,剛到步才發現這裡的背囊友旅店,一家給政府關門了,另一家就停業重修,那麼來旅遊的背囊友都跑到那裡去呢?於是我又背著大包走回新城區去,沿途看過幾間政府單位搞的招待所,不過環境十分不堪,結果為了找旅店,我便無無聊聊地在鎮上轉了個圈.日喀則的幾條主要大街,一條叫山東路,一條叫青島路,都是幾年前山東省為日喀則搞扶貧支援時出錢重鋪後改名的.別外想不到這小城中竟然有一座十多層高的大廈,是一間叫做山東大廈的酒店,已經是全後藏最高的建築物了,想當然也是山東省出資興建的.

從下車後便背著大包在大日頭下逛了個多小時的街,加上剛到高原才不過兩天,身體還未適應,實在是走累了,便想回到十字路口的桑珠孜飯店投宿算數.就在這時我發現大街旁邊有一家新開的大飯店,裝修得富麗堂皇十分有氣派,心想應該是貴到無倫的,不過本著僥倖的心態,便姑且入去一看.原來這飯店也有普通間的床位出租,不過一個床位要35元,但是除了設有公共浴室供應熱水洗澡外,每個房間中都有部能收看衛星的21吋電視,這是別的旅店沒有的東西,而這幾天正是四年一度的世界盃開鑼的大日子,我便決定在這裡住上一兩天看看世界盃比賽.

只此一家

普通間是三個床一房的,不過旅遊旺季還未開始,我就獨霸一房,可以十分自在地看電視.安頓好後便回到街上吃午飯,到一家麵館吃了碗蘭州拉麵,然後便到中國銀行換錢.中國銀行在新城的另一端,就在專門招待外國旅行團的日喀則賓館旁,走路過去要行上半個鐘的.可是到了中國銀行才發現關門了,心中正在嘀咕著今天可不是假期時,看到銀行門口招了張告示,說銀行已改用西藏時間營業,這時約是北京時間下午2時多,減回約兩個小時的時差,現在正是西藏的午飯時間,我只好在下午4時再過來.

於是我便走回去,途中經過郵電局,便想打通長途電話回香港.可是郵電局的營業時間和銀行是一樣的,不過大堂裡的個體戶電話鋪還在營業,我便買了張IC電話咭,但是試遍郵電局裡和外面街口所有的IC電話,都不能打到香港去,初時還以為是電話咭出問題,後來才知在西藏的小鎮上,一般的電話亭是不設國際直撥的.於是我想起銀行旁邊的日喀則賓館,那裡既然是專門招待老外的,裡面的IC電話應該可以打到香港去的,便走到那賓館去打電話,事實果然證明我的推斷是正確的,全鎮就只有賓館大堂那一台IC電話是可以打長途的,真是吹漲.

山東水餃

打電話遊戲玩完後,已經是4時多了,便回到銀行門口等開門換錢.換了錢後回到郵電局對面的網吧上網,然後在街上一家超市買了些零食餅干,汽水和一種叫"澳的利"的東西,那是一瓶黃鐙鐙有氣的飲料,說是類似葡萄適可以補充體力的東西,不知情的還會以為是一瓶"尿".買好了東西便回旅店去,晚上又到樓下街邊一間山東水餃店吃了半斤白菜豬肉餃子當晚餐,跟著回房間繼續看電視.

今天在街上走來走去的十分累人,在旅店的澡堂洗過澡後,本來想看一回電視便睡覺去的,可是肚子突然痛得不得了,心想是吃了髒東西,大有可能是那些餃子出問題,於是開始拉肚子,整個晚上在房間和廁所不停來來回回,剛以為拉過幹淨時,一回到床上肚子又再發作,真到深夜時拉無可拉才能睡覺.

可是一躺下來便覺得心跳超速,心跳快得心臟快要從胸口跳出來的很不舒服,可是實在是太累了便昏昏入睡了.到了半夜,我突然間不知為甚麼醒過來,醒來時全身在發冷顫抖,混身乏力手腳酸軟,就是連拿杯水也拿不穩,手震便把杯中的水倒出一半來.此外還只覺得心跳快得不正常,好像在胸口內有個鎚子在不停敲打著,連耳朵也可以聽到自己每一下的心跳聲,此外還出了一身冷汗,把衣衫也沾濕了,情況真是十分嚇人.這時心中意識到身體的機能失常已到了一個關鍵時刻,如再不正視解決,只怕會搞出心肺衰竭,我可能過不了這個晚上.

我想這情況很可能是因為之前背著大包在鎮上走來走去,導致體力過分透支後又得不到充分休息,加上後來吃錯東西引起的肚瀉引致脫水,結果引發了急性高山反應,我想是身體到了極限時,自保機能發揮作用把我弄醒來的.高山症是無藥可治的,這時我唯一可做的是保溫,補充身體失去的水分和休息,於是我便狂灌熱水,干了一瓶澳的利和吃了條Snicker朱古力,等到身體不再發抖和心跳稍為減慢後,頂不住疲倦再度入睡.至於明天早上還能否起來,就只有聽天由命了.

赤腳醫生

到了第二天早上,各位想我死的朋友可要失望了,我起床後發現心跳雖然稍為平復,但是還是快到離奇,而且四支乏力,頭重腳輕的,便想到要看看醫生,好買些"醫肚"藥和吊吊鹽水來補充昨晚流失的水分.日喀則街上除了多超市外,還有不少的醫療店,我到旅館對面一家醫療店看醫生,所謂的醫生其實無人知他是不是真正的醫生,只是身上穿了件白袍,店子牆上掛了幾張衛生局發的證書而已.

那"醫生"是個四川人,剛來日喀則開業還不到半年,不過他說生意還不錯,時常都有人因為高山反應而來吊鹽水的,我在他店裡吊鹽水時還坐不到一回,便陸續有人也是因高山反應而來求診的,不一會店子便坐滿了在吊鹽水的客人.他問了我一些病徵,聽我說了心跳不正常後,便問我是否半夜睡覺時感到噁心難耐,"噁心"這個形容詞真是十分貼切.跟著替我量了血壓,好像只有(80/60)?,跟正常(120/80)的差了一大截.然後他便替我吊鹽水,可是因為之前過度脫水,我手臂上的靜脈都癟扁下去了,幾經艱辛輸液管的針頭才能扎到血管裡.

雖然我不知脫水,高山症和低血壓是有甚麼關係,不過吊了一包鹽水後身體好像充了電似的,人也精神起來,於是又到超市買了些乾糧便回旅店休息去.那醫生給了一些消炎藥給我治那腸炎,肚子是不痛了,但是偶然還會有些肚瀉,在我躺在床上看電視時,又給我看到那個一年到晚全天不停放著的廣告,就是有個大叔在硬銷著說"瀉痢停,止痾速速靈!",這時我才醒起只要買些止瀉藥吃,便不用再受拉肚子之苦,便跑到街上買藥吃了,果然立即見效,真是管用.

時來運到

因為意想不到的高山症發作,雖然今次是大步攬過了,不過事後要多花上好幾天時間灰復體力,原本打算先到江孜和羊卓雍錯,然後再到拉薩跟占文兄會合的計劃,現在只有改為留在日喀則看世界盃了.於是我在日喀則一住便住上四五天,除了看電視外(例如是世界盃開幕戰,法國竟然輸給一個名不經傳的非洲小國,另人大跌眼鏡!還有這時大陸電視正在播著套台灣武俠劇"三少爺的劍",婆媽到不得了.),就是去泡網吧,直到占文從香港出發到了成都,再要轉機到拉薩前一天,我才立定決心坐班車到拉薩等他.

災難,是一連串意外,不幸,和掉以輕心,因緣際會逐漸積聚而成,突然爆發的.要是當初我直接坐車到拉薩去,那就甚麼問題也沒有.可是我鬼迷心竅硬是要到日喀則去,剛巧這裡我想住的背囊友旅店又全都關門停業,我才要為找旅店而背著大包通街跑,之後又不好好留在旅店裡休息,硬是要到中國銀行去換錢,剛巧又遇上"西藏時間",然後又鬼推神差的為了找電話而走來走去,白白浪費了不體力,最後還要吃錯東西鬧肚痛,拉肚子.這時心想很多事情的發生都是"整定"的,好像事先有道看不見的引力,事情就"順其自然"地發生了,一點轉彎的餘地也沒有.世事往往是出人意表無法預測的,人就只有無能為力地接受現實,真是無奈之極.

事後回心一想,這次高山症事件我算是好運了.雖然平日沒有機會中六合彩,也沒有遇上甚麼可以"出人頭地"的好運氣,不過一直以來都是身體健康,冇病冇痛的,在旅行路上也沒有遇上甚麼交通意外,車匪路霸等壞事,既然沒有大吉也沒有大凶,這時才覺得日子過得不過不失,平淡安穩便已經是十分幸運的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