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9, 2005

鳳凰古城

(2005/4/29-30, 湖南鳳凰鎮, 傅氏客棧)
門庭若市

    下午回到鳳凰,當然要到古城內常言道好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晚上開始下起雨來,這樣也好,可以驅走初夏的悶熱,看過每晚的大電影後便睡覺(這次放的是星河戰隊)。

城牆和沱江邊吊腳樓間的小巷

    第二天起來,天陰陰的,雨還是下個不停,不宜出行,便索性坐在房門臨江的企樓,看著沱江,聽著江中流水混和著雨聲,拿出新買來的書(也是沈從文寫的“湘行散記”)消磨了一個上午,等到下午雨勢稍緩,便到古鎮溜躂。

既是古城,自當有城樓-東門

城牆左右飛簷參天

    鳳凰是民國時期作家沈從文先生的故鄉,據說“邊城”這個故事也是以這裡作為背景,所以這一帶不少做遊客生意店子的都打著“邊城”作招牌,其實“邊城”的由來,大概是因為解放前湘西沅江支流上,有不少曾是漢苗邊界屯兵的防城,也因為水上交通和兩省交界之便,這些邊城都曾是風光一時的邊貿小鎮,直至後來公路鐵路開通,汽車火車取代了江上的古老木船,才漸漸式微。

沱江邊的吊腳樓和水車

    江邊城牆外的吊腳樓,原是昔日客商船伕晚上泊岸後喝酒消遣、風花雪月的銷金窩,這些吊腳樓也成為邊城的特色,不過今天不少都已改裝為招待遊客的小旅店,往日的風流韻事只有在書中尋了。也因為這幾日看了兩本沈從文以邊城為題材的書,這日雅興大發,便想到他在古鎮裡的故居大屋看看。

東門前

    我過了虹橋,從東門進了古城,一路摸到已被列為國家級重點文物的“沈從文故居”門口,既然是國家級的“景點”,理所當然門前便少不了有一個售票處,只是旅遊業經過這幾年火紅的發展,古城搞旅遊管理的也深愔營商之道,為了能方便各地旅客,免除民眾遇上買票煩,收費亂之苦,售票處統一提供“一條龍”式古城一天遊套票,套票除了參觀“沈從文故居”外,還額外附送甚麼遊船河之類的增值服務,86元的一張套票便包多處“景點”,真是貼心之極了。

    因為 “沈從文故居”沒有單獨的門票,而我又不想多付無謂錢買些甚麼套票,這回我只有望門興嘆。我在“沈從文故居”門口站了一會,看著絡繹不絕的國內旅行團遊客前扑後繼地擠進去到此一遊,不知沈從文先生有否想過離世後幾十年的老家反而變得門庭若市,賓客滔滔,客似雲來之餘,還能促進地方經濟呢。

大紅燈籠高高掛?

    除了“沈從文故居”外,古鎮內當然還有其它的古蹟,雖然因為門票貴而使人卻步,但光在無聊時於城牆內四處溜躂,行經這些古蹟門外看看便十分有趣了。

    比如是我以前看書時,有作家寫過甚麼“現今世界就是過去的成果”之怪論,當時還是有點不解,後來在古城內一家被闢作景點的老祠堂外,我終於明白這個道理了,原過去事情發生的點滴,都會在周遭的事物上留下痕跡,而這些歷史的沉澱物便會一層一層地積聚層疊起來,後人便可從歷史沉層岩中推想出當年的景況。

    古城沱江城牆旁邊的楊家祠堂,規模宏大,算是古城內最大的建築群,可想而知,經過近百年來的風雨飄搖,解放後顯赫百年的古老世家也黯然衰落,祠堂成為了縣政府的辦公地,但一轉眼今天又回復了祠堂的身份,各方貴客若有雅興,只要買張門票便可入內遊覽,一發思古之幽情。

Fusion之作-楊家祠堂&縣人民政府

    若像我這種吝惜門票的寒客,就只好加點想像力了~啊!只見祠堂大門上那顆褪色的紅星,灰白泥灰上簡體字的鳳凰縣和兩旁隱約可見、不明其意的政治口號,下邊牆腳的泥灰又被鑿掉,原有的青磚牆上硬被嵌入一個國家重點文物的牌子,兩邊門柱上重新漆上的對聯,門前那個不倫不類的門票價格表,還有那兩個掛在門上禿突的大紅燈籠...單是這個典形的後現代中國古蹟旅遊景點的大門上,便包含了一套中國近代史了。

潚湘夜雨

    因為連日下雨,雖然雨下得不凶,但是連綿地下個不停,所以遊人沒有平日般凶猛,旅行團都是一湧而至,在古城大街上勿勿一現,經過一輪瘋狂購物後便一哄而散,如潮水般退回旅遊巴上離去。

拍烏蠅乎?古城內賣紀念品的苗族大娘,因為冇生意而聚在一起聊天,好打發時間

    雨天下,除了一小撮死硬派的美術系學生還賴在城樓和江邊掃描寫生外,古城弄巷中反是居民上學下班,又或是出街買菜的師奶佔多,所以大部份賣紀念品的店子整日都在拍烏拍蠅,使人錯覺古城好像回復往日的平靜生活,而且初夏的晚上,夜雨帶來的涼意,和雨聲掩蓋了附近酒吧傳來的暄鬧,更使人容易入夢。

古城沱江的遊河船

    下了兩天雨,今天下午終於開始放睛了,便決定到外邊逛逛,平日在古鎮和沱江邊總是有些大娘在拉客去坐所謂的農家船,即是不包在古鎮套票裡的公營遊船河,遊船河我可沒有興趣,但聽說遊船河的目的地不過是下游幾公里遠,反正閒著,不如徒步走去看看,犯不著浪費十元八塊坐船。

沱江遊船河的起點-北門

    我沿著209國道走下去,公路右邊便是沱江,途中經過一家破落空置的工廠,門口掛著一條寫著“熱忱歡迎各地客商前來洽談訂購”的布條,可是內裡還有些甚麼可供訂購就不知道了,有些無聊人在門口旁的告示板寫上“有鬼”兩隻字,真是“越窮越見鬼”。


209國道旁“有鬼”的舊工廠

    來到所謂遊船河的目的地,原來是一道給公路過江的大石橋,橋的對岸有一道給遊人登岸的石級,那裡除了有一班大娘在拉客遊船河外,還多了班拉黃包車的大叔在拉客,原來遊客坐完船後,便可以坐黃包車回古鎮去,真是適合懶人出遊。

    回途中經過沈從文先生的墓,墓地就在臨江的山坡上,進口處當然有一間中國特色的小賣店,陳列著各式各樣和沈從文先生有關的紀念品,可能這時已近黃昏,墓地冷清清的沒有幾個遊人,我在山坡上轉來轉去也找不到墓碑在那裡,最後在小賣店店員的指點下才找到那座不甚起眼的墓碑,只是碑上的文字已開始濛糊了。

鳳凰特產

    在中國大陸,每個歷史悠久的古鎮都會有些特產,周莊有膀蹄,大理有洱塊,麗江有粑粑,而鳳凰的招牌貨便是薑糖了。不過在古城街上開了不少的薑糖店,每家都掛著招牌自說是老字號,實在不知那家是元祖的,我問過幾個鎮上的居民那家才是正宗,但是眾說紛芸,看來他們也不太清楚。

薑糖店-家家都是老字號

    晚上無聊時夜遊古城,最有趣的莫過於看薑糖店裡的老師傅拉薑糖,因為白天忙著招呼遊客,一般薑糖店都只有晚上才有空製糖。晚飯後遊人散去,薑糖店便會總動員準備供明天賣的薑糖,通常一班看店的小妹大娘先聚台前搓糖漿,一邊搓一邊把薑放進去,這時街上便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薑辣味,然後大師傅便把搓好的糖漿掛在門口一根鐵鉤上拼命地拉,反覆拉上多次後,糖漿便可以拉成一條長長的糖棒,跟著糖棒便可以拔出來放回台上,然後由小妹們把一條條的糖棒剪成一粒粒的薑糖。

    來到鳳凰,當然要買些手信回去招呼家人,選來選去,還是買薑糖都實際,起碼在回程的火車途中,可以拿出來偷吃幾粒,最後我便去了晚上看電視電影台時賣過廣告的一家“老字號”薑糖店裡買了小包薑糖,可是回家後才發現,樸實無華的薑糖好像不太受歡迎,結果回家不過幾天,便給我自己吃光了。

尾聲

    在鳳凰玩了幾天,又要坐火車回家去,途中在懷化市有半個下午的空檔,我便跑去泡網吧打發時間,想不到這裡的網吧也挺有規模,幾十台電腦一律用17”LCD,全部都是用寬頻連線,比我家裡的電腦先進得多了(14”電視mon + 56K上網),而且一小時才收3-4元,十分經濟。不過國內的網吧和我以前旅行時所見一樣,來玩的人還是打遊戲和玩QQ,隔我幾個位子的一個師奶還一邊上網一邊哭哭啼啼、要生要死的大呼小叫,我被迫在旁偷聽才知她正在玩近日國內頗流行的網戀,上網是沒有年齡性別界限的。

終於找到了!像不像黃永玉自畫家門圖一景呢?

    2005年4月30日自湘回港,跟著又要返工,唉...

-完-

    2005月9年28日
    香港家中

Thursday, April 28, 2005

山中一日

(2005/4/28, 湖南鳳凰鎮, 傅氏客棧)
馬鞍山

    山江鎮其實是公路兩旁有些水泥房子的一個小小的鄉下小聚落,不過卻是附近苗鄉趕集趁墟的地方,聽說每逢農曆三號的日子便會有墟市,平靜的小鎮便會變得人山人海,十分熱鬧云云。

山江鎮大街上(趁墟前)

    因為我們來早了,小鎮中間的大街兩旁雖已擺滿了各式大小的攤檔,只是趁墟的人潮還未來到,於是我便提議去剛才司機說過的苗寨看看,大家便沿著公路穿個小鎮往後山走去,便見這時已有大大小小的中巴、貨車和三輪電單車載著客人和貨物來趕集,當然還有不少鄉民沿著公路絡繹不絕的徒步前來,看來等會的墟市裡定會擠個水洩不通。

深山裡的“馬鞍山苗寨”

    我們要去探訪的“馬鞍山”苗寨就在山江鎮的後山,就在公路右邊一個不起眼的小路盡頭,苗寨依山而建,旁邊還有一大片水田,苗寨由一道石砌的圍牆包著,入口就在圍牆下邊的一個門洞,門上的碉樓看樣子是後來重建的,想不到是門口對面還有一座售票室,不過因為沒有人看守,那麼我們當然不用門票了。

苗寨入口

    寨內除了偶然轉來幾陣雞鳴犬吠,和微風吹過時的樹葉聲外,內裡是一片靜悄悄的,我們鑽進門洞後,見到前庭內有一個長滿綠藻的水池,旁邊還有一班學生在寫生,咦,主人在那裡呢?

苗寨內交錯的石級

    我們沿著小巷,踏著石級,在寨在閒逛著,兩口子說想看看居民家裡的樣子,但又沒有膽子闖進人家裡,走了一會還迷失方向,最後還是由我帶著摸回大門口,來到門口他們說要拍照留念,可是那男生正猗著一棵樹拍照時,突然間哇哇大叫!原來樹上有條毛毛蟲...

    看著那兩口子玩得這麼高興,我也不好意思阻著人家,便和他們約好各自遊玩,一回再在苗墟相見,他們便先回鎮上逛墟,我則跑到在苗寨旁邊的田野遊蕩,吸收一下田園氣息。
苗寨對山的油菜花田

趁墟

    回到鎮上,果然是人山人海,看來附近苗鄉是總動員來參與一個月三次的趁墟活動,我見墟內人頭湧湧這麼熱鬧,我也不執輸往人多處擠進去。

山江鎮郵局外-人山人海

    可能後生的寧願周未到城市去玩,又或是都跑到城市去打工,趁墟的大多是上了年紀的老太太和大娘,而她們不是背著個竹籮裝戰利品,便是背著張竹制的小座椅,帶著個小娃娃逛墟,當碰到“街坊鄰里”時,少不免要停下來吹吹水,雖然全世界都說我們聽不懂的鄉下話,但內容想必然是那裡有便宜的好東西買,孩子如何,莊稼收成又如何等等。

揹著娃兒逛墟的大娘

那麼苗墟裡有甚麼賣呢?

    賣米粉和辣椒的苗族大娘,我問她為何只不和其它人一般穿著苗裝,她說苗裝太熱了,還是漢人衣服舒服點?(注意,她們頭上不是載著頭巾,便是載頂三角竹帽,奇怪是帽上用紅漆寫著“北京”兩字?)

米粉及最佳佐料-辣椒

    另外有檔也是賣米粉的婆婆,一邊看檔一邊看孩子,不過她賣的是一碗碗的紅油米粉,不用吃光是聞下都辣死人,她還不齗叫我食碗試下,我說多謝了,怕辣!

紅油米粉

    還有一檔是賣假牙的,一片片假牙就放在台上,還陳列著一瓶瓶的藥水,不知胡盧裡賣的是甚麼藥?盤子裡還有一個大鉗,那個開檔的大叔就充當牙醫,旁邊還有幾個大嬸在候診,而檔攤後面就是放VCD的店子,大堆孩子就擠在門外嘻嘻哈哈地看電視,而貴客就在街上眾目睽睽地裝假牙,突然間覺得在香港看牙醫不再是甚麼慘事。

行走江湖的赤腳牙醫

    隨街都是女士和小孩,至於D男都跑到那裡呢?原來都在一旁的牲畜市場裡睇人賣牛,各有所好。

    我在墟市了轉了個多小時,但是不曾碰上那兩口子,差不多是時候坐車回鳳凰了,但是他們跑到那裡去呢?不會是已經坐車走了,放我飛機乎?

    後來終於在鎮口坐車的地方找到他們,原來他們一先便行完墟市,覺得又熱又無聊又人多,便走到外邊找車子,順便找我,咦?不是說好在鎮上等的嗎?他們為甚麼跑到鎮外邊去呢?正好我們旁邊有台小面包要走了,我順便截住司機問到不到鳳凰,而車上剛好還有三個座位,司機見有額外收入,便讓我們坐順風車回鳳凰去,於是我們便不用擠中巴車了。

    回到鳳凰鎮上我們一起到“大使飯館”吃午飯,我順口問那兩口子有沒有在墟市買些甚麼紀念品回來,他們說沒有看上甚麼好東西,呀!對了,因為墟市上賣的都是鄉下的農產品,又或是從大城市運來銷售的日用品,而且因應鄉下的消費力,貨品的檔次質量當然比不大城市,更加進不了來自沿海的廣東人的法眼內。不過我想鄉下墟市總會有些地道特產是大城市找不到的,尤其是小數民族地區,比如是苗族女士喜愛的銀器首飾和剌繡等工藝品,銀品的手工或許比不上“謝x輪”和“3Dgo”等大品牌,但是這裡的苗疆風格卻是城市內買不到的,唉!我想咱們城市人還是回城市消費好了。

Wednesday, April 27, 2005

臨江客棧

(2005/4/27-28, 湖南鳳凰鎮, 傅氏客棧)
臨江客棧

    幸好我還帶著網上下載的旅館地圖,便從包中把圖淘出來看看,原來旅館是在虹橋的上游,我剛才又給人老點了。按圖索驥,不一會便找到青年旅館,旅館就在東關門後邊臨沱江的小亭附近,我摸到旅店內裡,店裡邊靜靜的沒有幾個人,只有一個小妹在看店,小妹說樓上的房間都住滿了,一個人就只有睡在樓下的房間裡,一個床位要15元,我便跟她去看看房間,一看便不得了,那房間就在廁所後面的一個密室裡,黑黑的就像監獄裡的水飯房差不多,加上旁邊傳來陣陣的廁所味...唉,無謂難為自己!

    若有所失地從青年旅館走出來,定過神來後發現身邊傳來陣陣的臭汗味,而臭汗味不是來自別人,而是區區。我自昨天從香港出,發坐了一整天火車來到湖南,下午又焗了幾個小時巴士桑拿,剛才又在驕陽下遊走鳳凰鎮一周,搞得現在滿身臭汗,給汗水濕透的T恤粘著十分不好受,還是趕緊找地方投宿落腳,第一件事便是沖個凍水涼。

虹橋下的橋洞

    鑽過虹橋下邊橋洞,見到虹橋旁邊有兩間臨江而建的小旅店,外貌和古城臨江的吊腳樓無異,只是內裡其實是現代的水泥建築,我想若能住在江邊應會幾舒服的,便本著隨便看看的心態摸進其中一間。樓下客廳正在看電視的大娘見有客到,便招呼我到樓上看房間,樓上共有三間房間,其中兩個有獨立浴室的已住了人,剩下樓梯旁一間沒設有廁所的雙人房,而浴室則在樓梯的另一邊,即是在房間的斜對面。大娘見我一個人來,便叫我包房,房價本來是40元,可是因我只得一人,便減為30元,可是青年旅館一個床位才是15元吧了,我便還價20元吧!

左邊的房子便是傅氏客棧

    大娘當然嫌我出手太底了,最後拖拖拉拉的討價還價一輪,大娘說可以50元租兩天給我,但第三天星期五我便要搬走,好讓她租給從廣東來渡週未的遊客,我便同大娘說我是打算來鳳凰玩三天的(星期三至五晚),開旅店的那有要客人住兩天後再搬出去另找地方過一晚的道理呢?不如75元給我連續租上三天吧!反正我也不想再走來走去找地方住了,經過我一番的死纏爛打,最後大娘都答應了,一邊笑著收錢,一邊說現在原還有小伙子這麼會講價的,看來平日來光顧的都是那出手闊綽的新青年。


從客棧裡可看到鳳凰古城的虹橋, 東門城樓和江邊的吊腳樓,如此美景,夫復何求!

鳳凰重生

清早,北門沱江前的梅花樁

    下午去逛街,經過虹橋走到對岸的古城裡隨便鑽鑽,雖說四月還是春未夏初,不過天氣已開始熱起來,太陽曬得熱哄哄的,我一路從東門走到在北門,就在北門外渡口旁邊踏著梅花樁蜻蜓點水的過江,再沿著江邊走了一轉後回到東關門,已經熱得一身大汗,我便坐在東關門對面的小亭裡休息,看了一會剛放課後的小學生跳橡筋繩,亭內還有一幅提著黃永玉詩的石碑,提醒著遊人這裡還住著一個大畫家。

放課後

    坐了一會,我便沿著亭後的小路爬上後邊的一個長滿樹木的小山坡,上坡上還有些中學女生在寫生,在黃昏的林蔭下看著山下沱江兩邊的吊腳樓寫生,真是寫意之極。黃昏時我到夜市街邊的小攤位食串燒,又遇上幾個來度假的內地女大學生搭台,唔...在初夏入夜後的古鎮小街裡,偶然遇上一陣春風拂面,感覺真不錯呢!我想我的旅遊Mood又回來了。

黃永玉的詩,究竟寫的是甚麼呢?

    晚上回到旅店休息,吃飽飯便坐在大堂梳化上和大娘老闆吹水,大娘的普通話夾雜著不少鄉下話,實在不易明白,大娘一直找機會sell我去D短線團,但我才不會咁易落疊。談話時才知今天虹橋上面的房子都是開放後重建的,原來歷史悠久的虹橋在這幾十年來,一直都是209號國道橫過沱江的要道,解放以前就存在的老房子都在那火紅年代時因為要讓路給國家發展而被拆掉,直到後來在北門那邊新修了一條跨江大橋,及近年要搞旅遊產業,虹橋才恢復舊貌。

    而大娘在虹橋旁的房子則是九十年代蓋的,外貌雖跟江邊別的吊腳樓無異,但內裡卻是是鋼筋水泥結構,大娘又說現今古鎮旅遊業興旺,所以她們家便改裝成旅店,順便向客人推銷那本地旅遊團賺外快,與古鎮所有人一起全情投入旅遊事業去。

虹橋下正在寫生的學生

    她又說夜市後邊一塊重建的仿古商住樓物業發展,沿江及夜市路邊的商鋪已買上天價了。她說現在鳳凰古鎮裡一棟佔著好位置的房子起碼要三四十萬大元,我說大娘妳不是無端白事發財嗎?腳下踩著一平方大丁點的地方便值過萬元了,逗得大娘開心笑得見牙唔見眼。

    憑著國內旅遊業的火紅發展,衰落多年的鳳凰經濟又再次興旺起來,連帶大娘一家也發財了。

結伴同遊

    晚上和大娘吹水時,她說起店裡還住了一對深圳來的後生仔女,提議我可以約他們明早一起包車到苗鄉襯墟去,不過他們當時正在外面泡,於是我便邊和大娘聊天,一邊看電視等他們回來。不用等多久兩人便回來了,他們兩一是情侶來,想不到還會說廣東話呢!原來他們也是來了一兩天,今天聽大娘說跟團去了郊外一個甚麼苗寨景點遊船河,可是齊聲說不好玩,白白浪費了一天喎!幸好剛才大娘對我落兄嘴頭我也是無動於終。

    我們約好明天早上一起去“山江鎮”逛苗墟後,便各自回房睡覺去。回到房間我循列打開電視,地方電視台竟然在放星球大戰第二集(二十幾年前那套),我便躺在床上邊看電影邊看書,等電影播完才關燈睡覺。

清早-沱江畔吊腳樓的倒影

    第二天早上準時起床,依約到樓下大堂等那兩口子,可是等了一會都不見人來,便和大娘打個招呼,獨個兒到虹橋對出的市集吃了碗餛飩當早餐,吃飽回到旅店,才見那兩口子施施然下來,說要吃早餐去,我也不好意思阻著人家拍拖,於是便再約了時間在旅店等。

清早-遊船未至的沱江

    過了大半小時,便兩位主角吃好後,我們便過了虹橋坐哥爾夫球車到新城去,再找車子到山江鎮。到山江鎮的中巴和面包都停在農行對面的空地上,我們三人一到來,便有大伙拉客仔搶上來,想當然個個人都說馬上開車,不過經過兩天的熱身後,我也想當然不會輕易上當了,在那兩口子一臉迷茫之時,我已找到一輛剛好剩下三個位子的面包,說好價錢便拉著兩位主角上車,來個“馬上走”。那兩口子十分奇怪我為何知道農行在那裡,找車子又這麼熟行,這當然是因為我昨天初來步到便漫遊鳳凰鎮一週,做足功課,只是這麼戇居的糗事,我當然是不會說明啦!

    兩位主角一起坐在後排,我就和其他乘客坐在中間那排,路上我和他們有句沒句地聊天,原來兩人都不是深圳土生土長的,只是後來到深圳讀書,後來在工作單位裡認識的,而那女孩更不是廣東人,而是江西來的,不過她的白話說得真好,奇怪我認識的江西人有幾個的白話都說得十分漂亮,看來江西人學白話是十分挺容上口的。

    車子離開鳳凰後沿著公路在彎彎曲曲的河谷中跑,沿途不時見到些已經熟透收割的油菜花田,我想要是早來半個月的話,路邊便是一塊一塊金黃色的花田,比現在只是一片單調的綠色好看得多,不知到了山江那邊,會不會有花田看呢?

    車子沿途還經過幾起小村子,一路放下車上的客人,在中午前便來到山江鎮,那時車上就只有我們三個遊客,司機說墟市要在中午才會熱鬧起來,問我們要不要先到前邊一座苗寨去看看,那兩口子經過昨天旅行團慘遭被宰的經歷,當然耍手擰頭啦!

Tuesday, April 26, 2005

附庸風雅

(2005/4/26-27, 火車硬臥, 湖南鳳凰鎮, 傅氏客棧)
引子-2005年4月下旬

    自02年底旅行完畢回港後,不是待業家中無所事事,便是找了份長駐大陸的工作而終日無事白忙,連續工作了一年多也沒有放假,結果一直兩年來再沒有外遊了,使經已悠慣了的我十分不習慣,就像無辣不歡的四川人來到廣東打工般,每天過著淡而無味的日子。

    時光飛逝,我在2005年4月中轉了工,新公司於星期一通知我在下個星期一上班,咦!咁中間不是還有成個星期時間的空擋嗎?咁難得便不容錯失,一於離開香港去番幾日旅行先!

附庸風雅

    只得幾日時間,連一個星期也不夠,到外國又趕唔切買機票和辦簽証,我又唔想花太多錢,只想到就近地方輕鬆一下,唔駛諗又係返大陸坐火車去旅行。

    但坐火車去邊度好呢?能在香港搭一晚火車便可到達的旅遊點,就只有廣東鄰近各省,其中湘,贛,閩都不乏名山,比如南嶽衡山,“只緣身在此山中”的廬山,和以盛產茶葉聞名的武夷山等,但是天時暑熱,夏日炎炎去登高?還是免了。

    除此之外,心想到廣西桂林看龍勝的梯田水影也不錯呀!可是桂林我以前又去過了,光是一個龍勝梯田又不夠玩,而且春未放水浸田的日子差不多過去了,只怕到時光禿禿的梯田又沒有甚麼看頭。

    跟著便想起湘西的鳳凰古鎮,記起當年旅行結識的國王先生和薯伯伯都曾去過鳳凰,對那裡評價都不錯,而我早輪又附庸風雅地學人去文化中心看法國印象派畫展時,剛好同場還有國畫大師黃永玉先生的畫展,我又冇執輸入去逛逛,看了不少黃大師以老家鳳凰為提的水墨畫作,於是這次我便順理成章,決定去鳳凰古鎮,看看那裡是否如大畫家筆下般,風光如畫。

臨急抱佛腳

    於是當晚我便一邊收拾行裝,一邊上網找有關湖南鳳凰的旅遊資料,比如是從廣東開往湖南的火車班次,知道了得先要坐火車到吉首或是懷化,然後再轉公車到鳳凰。我在網上找到了兩個國內的火車時刻查詢網站,發現在深圳西站(嘜原來深圳有個火車西站?)每日晚上都有班開往懷化的普客列車5302次,不過要到翌日下午才到達懷化,那麼連同轉車時間便要在入黑後才能到達鳳凰,晚上找住宿會是十分不便。

    在另一個時刻查詢網中我又找到一班下午在深圳發車的快車N706次,不過先前那個網站就不到這班車,使人搞不清哪個網站的資料才是最Update,不過這時已管不了那麼多了,等明天過羅湖到深圳火車站買票時才算。

    第二天早上再收拾一下東西,順便從書架上塵封多年的書堆中,找回多年前每個中學生都要做讀書報告的沈從文─[邊城]塞到行李中,好等坐火車時看書打發時間,和陪養一下明天走訪邊城的情緒。等到11點幾老媽子下早班回家,跟她臨時說聲要出門到大陸玩幾天(嚇了她一跳!),應承途中會打電話回家報告行蹤後,便背著小背包匆匆出門去也。

溫故知新

    過了羅湖到深圳火車站已是下午一時多了,這時深圳火車站正在進行連接地鐵出口的工程,要搭扶手電梯到三樓再行樓梯落番二樓的售票大堂,真是麻煩。跟往常一樣,售票大堂內必定是人山人海,內裡只有一半的賣票窗口正在營業,窗前當然也是大排長龍,我走到最後邊那些可以聯網預售的窗口排隊,如果深圳沒有火車到懷化,也可以轉買其他如是深圳西又或是廣州開往湖南的班次。

    等了好一會,前面還剩下差不多十個人時,售票窗裡的大娘突然在台下摸了個[休息]的牌子出來,原來該窗口的售票時間差不多完了,唉!忘記在排隊前看看售票窗的服務時間,久在香港習慣了安逸的生活,沒有做好排隊霸位,爭先恐後的思想準備,對各種狀況的反應遲鈍了不少,結果當全人類湧到旁邊的人龍重新排隊時,我又回到龍尾了(第1次失誤)。

    這時眼看不過還有三個小時多點便要發車了,心中便開始擔心沒有硬臥車票,又或是根本沒有N706這趟班車,要到別的車站去坐車。哈!回心一想,一來深圳買火車票,便遇上這樣的情況,我以前於返大陸的旅行經驗都不知丟到九霄雲外去了,看來我要重頭回想一下當年搶票趕車的經驗,好好地溫故知新一番。

深圳火車站 - N706次: 深圳-懷化

    排下排下,我又徐徐地移近龍頭,就在這時旁邊有個大叔試圖插隊,原來他想退票,我看了一下他手上的車票,哈!原來是開往懷化的N706次,只不過是明天的班次,不過總算在臨門一腳前能確定真有這班車。既然這窗口可以聯網預售六天的車票,於是我又順便買了星期六下午回程的車票,以免到時在懷化車站又要再排多一次隊。

    買好車票後還有時間,我便坐地鐵到東門吃台灣小籠包當午餐,還做了個一小時的腳底按摩,好為明天的腳程作好熱腳準備,跟著又到PK超市買了支鮮橙多和兩個合未度杯麵作為火車上的晚餐和早餐,然後在五點發車前一刻才坐地鐵回到火車站,自從深圳通了地鐵後,真是方便多了。

懷化

    (05年6月份華南豪雨成災,我在電視上看見懷化也受到洪水侵襲,也許因不久前曾到此一遊,心裡有點感同身受。)

    火車是下午五時發車,我這卡車上還有一半床位空著,枉我先前還擔心買不到車票,上車後我從包中淘出那本[邊城]來看,經過18個小時搖下搖下的火車行程,第二天早上十時多便到達懷化,我隨著大班從深圳回鄉的乘客離開車站,站在出口站四處張望,只見原車站大樓正在拆卸重建,前邊的車站廣場只有幾輛殘舊的市內公交大巴和一些出租車在等客,不像昆明,廣州和深圳等大城市般,長途車站就在火車站外邊,那麼我那裡找到鳳凰的長途車呢?

    不過所謂路在口邊,幸好我在出站口前邊的小店買橙汁時(又是鮮橙多),問過看店的小妹,知道可以坐大巴到客運站轉車到鳳凰,便摸上廣場上一輛巴士去。

    懷化是內地芸芸的一座小城,不過在湘西便算上地方上的一座大城市了,可是在公車上沿途所見,這裡的市容連深圳二線和東莞的工業市鎮也不如,怪不得那麼多內地青年千辛萬苦也要跑到沿海發展去了。

    不一會便來到客運站,一下車便跑到停車場上找班車,看到車棚下停了幾輛中巴車,其中一輛車頭擋風玻璃上掛著〔懷化-鳳凰〕的招牌,可是車上空空如也沒有一個乘客,司機跟我說要先到售票處買票,我便又跑到車站大堂排隊,正當輪到我買票時,突然有一個大姐重後而上打尖,在我的抗議聲下,施施地買了兩張也是到鳳凰的車票揚長而去。

    跟著我買過車票回到中巴車上,卻不見剛才那大姐,這時我才想起內地一般班車發車時,都會在出站口那裡多賴一會,把握最後一分一秒多拉幾個客人,剛才那大姐想必是在最後一刻坐了上一班車走了,看來我這次會有排等。(第2次失誤)

時來運到

    果然不出我所料,時值正午,烈日當空,我在又熱又焗的車廂內乾等著,一等便等了一個多小時才客滿發車,好處是因為早來,所以給我霸了司機位後面的好位子,而在臨發車前一刻,有一位漂亮嬌小,衣著時髦的小姐上車,跟深圳廠裡上班的OL差不多樣子,還正好坐在我旁邊的位子,哈!好運又回來了。

    從懷化到鳳凰車程大約是三個小時,我坐的中巴車在差不多下午一時發車,離開懷化市區後便沿著狹窄彎曲的G209國道,在一個接著一個的山谷中的迂迴前進,開車後不久我又發揮多嘴本色,和旁邊的小姐有句沒句地搭訕起來,知道她是懷化本地人,正要往吉首探朋友,可是這班車是要去鳳凰啊?原來她早上貪睡而晚了起床,沒有趕上中午到吉首的火車,便只有來客運站先坐車到中間的鳳凰,再轉車到吉首去。

    今天可是星期三,她不用上班工作的嗎?原來她自己搞服裝生意,自己跟自己打工,怪不得可以自由自在了,而且因為工作關係而很會穿衣服。不過大熱天時坐長途車,還要穿著一件外套,雖說現在天氣還是時冷時熱,為甚麼還要堅持著呢?

    車子跑了一半路程,想必那小姐在和我聊天過程中得知我是從香港來的遊客,看樣子也不像壞人,終於放心下來,才把外套脫下來透透氣,哇!原來外套下面是一件黑色的小背心,唔怪得剛才咁熱都要死頂啦!

    到達鳳凰已是下午四時多,下車後我和那小姐在車站旁的小飯館草草吃了點東西當午餐,她便轉乘另外的中巴車到吉首去了,臨行前還留了手機號碼給我,著我過幾天後回到懷化時找找她。

迷走鳳凰

    不過下車的地方有點古怪,十來輛中巴車就是隨便地停在馬路兩旁等客,在國內就算是小到不得了的小鎮,總會有個正式的客運站,就是連西藏深山中的小鎮也不例外,為何鳳凰鎮上卻不見有客運站呢?我想大概剛才下車的街角就是客運站的位置吧?我記得之前看薯佰佰的鳳凰遊記中提過,從客運站步行十來分鐘便是鳳凰古城,心想雖然不知往左走或是往右走才好,不過就算走錯方向,就是在小小的鳳凰鎮也不會要我走多少冤枉路吧!便懶得問路了。(第3次失誤)

    於是我便沿著右邊的路走過去,哪知越走越離奇,路兩邊都是些新建的旅館,一點都不像一個老舊小城應有的,反而十足新開發的旅遊城市,走了十來分鐘,又來到一個路口,一邊是往鎮外走,一邊是柺回鎮內,不過怎樣看也不見古城的蹤影,來我真的不知走到那裡去了。

    在這三岔路口上,我當然不會咁戇居走出鎮外,也不會走回頭路,便沿著另一條路走回鎮內,一邊行一邊問人建設路,虹橋和東關門所在,可是連續問了幾個路邊看店的伙計,他們對我提問的反應都是張口結舌,都不知其所以然,我心中不禁暗暗納旱著“點解D人連自己居住的地方都不甚了了呢?”還是我唔知行左去邊度,行左去隔離鎮?唉!竟然行錯路,今次真是老貓燒鬚!

    又走了一會,見到一處三岔路口的街角有片大地盤,問人才知那裡才是原客運站,在不久前給遷拆了,怪不得剛才下車的地方怪怪的,不過若從舊車站往右邊走過去,果真是約十分鐘左右便可到達古城的虹橋,而且現在也不用貴客浪費半點腳力,因為為了方便遊客遊覽,臨近古城至虹橋的一段建設路已被列為“行人專區”,並設有“哥爾夫球車”來回接送市民,坐一程盛惠2元。

    不過我既然走了大半路程,便決定繼續走到虹橋去,沿途經過一家超市便順便入去買了支鮮燈多,一大支水和幾鑵椰汁,然後在烈日下喝著冰涼燈汁再多走一會,終於給我看到虹橋了。

虹橋

    可是迷失之旅還未完結,因為過了虹橋後還要找青年旅館落腳,我還依稀記得網上找到的旅館地址,橋下一家買紀念品的小店伙計跟我說青年旅館就在橋下游那邊,可是我沿著河邊來回走了一轉,只見河邊有一道長長的圍牆,內裡一列仿古重建的新房子正在裝修著,但是找來找去就是找不到旅館的門牌,難道旅館又給政府遷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