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0, 2006

周遊古都

(2006/1/30-31, 曼德勒, Nylon Hotel)

阻人搵食
(30/1(大年初二))

    從地圖上看,在伊洛瓦底江河畔的曼德勒城正好在緬甸中間,正所謂位置優越,交通便利(呵!這不是香港的樓盤廣告!),使這一帶成為古代緬甸首都選址的首選,就算是十九世紀英國逐步侵占緬甸時,最後兩代緬甸國王也是以曼德勒為國都,對抗以仰光為首府的英屬印度統治的下緬甸殖民地政權。

    既然曼德勒周邊有多個古老緬甸王朝的古都遺址,我當然也要去看看,不過既然眾古都是在曼德勒周邊,即是要坐車去了,可是包一天藍色的士車仔要成US$12元之多,所以我一早起來吃過早餐後便到街上找人合伙包車。本來Nylon Hotel的伙計一早說找到一對老外夫婦和我包車的,可是等到這對德國老夫婦從房間下來時才說清楚他們想自己一台車,於是我便跑到Royal Guesthouse門口找人包車。

    Royal Guesthouse看店的小妹說還有一個女遊客包了車子還未出發,我便在門口等她下來,這時本來在門口打躉的的士司機便十分不高興,怕我會把他的客人拐走,結果我等了十幾分鐘都未見有人出來,把心一橫還是自己坐車算了,便回到Nylon Hotel門口找了一的士講價,的士司機見早上的遊客都走得七七八八,最後講好了US$10包車一天遊Sagaing, Inwa和Amarapura三個古都。

    聽說這些藍色的士車仔都是幾十年前從印度引進的,除了司機位旁邊有個正經點的座位外,後面便是一個小貨卡,現在我一個包車子當然是坐在司機位旁邊,開車的也是一個後生哥哥仔,一開車便問我是從那裡來的,我循例便叫他自己估下,當然他又是說估來估去不是日本便是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等,總之是說不出我是何方神聖。我想這傢伙可能平日開車實在是太無聊了,加上緬甸路上沒有多少車輛,不用太費神留意交通,所以開車時除了口水多多外,還常常掛著四處望女仔,真係有點無聊。

Sagaing 山

    因為緬甸公路交通疏落,我們不一會便離開了人多車少的曼德勒市區,駛上南邊通往古都的公路上,大約開了大半個小時車子來到一個檢查站前,原來這裡是旅遊局的門票檢查站,這司機哥仔第一時間停車跑到檢查站去,原來是要跟賣票的小姐搭訕,檢查站賣的Sagaing和Mingun門票只雖US$3,那麼我明天坐小輪到Mingun玩時也能用今天買的門票,算起來比曼德勒旅遊局的統一門票化算得多。買票時照例要登記護照,司機哥仔便哄著賣票的小姐,才知道我是香港人,才說怪不得估不到我來自何方,因為這裡甚少有香港來的遊客。

    過了檢查站還要經過一條汽車火車共用的鐵橋橫過伊洛瓦底江才能到Sagaing,因為緬甸是由一個禁閉落後的軍政府統治,所以有在鐵橋上有士兵守衛和不能拍照(可能佢地仲未知現在太空有人造衛星,網上有Gxxgle Earth之類的東西),出入鐵橋的路口也是我在緬甸唯一遇上塞車的地方,過了河車子再爬上一座小山的山腰,便見一道連接Sagaing山山頂的有蓋長廊,司機叫我在這裡開始登山,和切記等會下山時千萬不要走錯樓梯,要不然我便會找不到車子,要走路回曼德勒市去。

 Sagaing山的登山長廊
Sagaing山頂風景

    樓梯爬了一半時遇到一個正在落山的德國肥叔叔便聊了幾句,看到他拖著沉重的身軀光著腳落樓梯也爬得這麼辛苦,三步一小休,五步一大休,便暗自慶幸剛才沒有和那對德國老夫婦同車,因為他們份量十足,年紀又大,若要和他們一同爬樓梯豈不是要有排等?

    爬到Sagaing山山頂,照例那裡也是有一座大金塔,雖然在緬甸差不多天天都能看到這些黃金佛塔而看至熟口熟面,可是在燦爛的陽光下大金塔也是一樣的耀目,只是因為天空中煙霞甚多,在山頂往下望只見一片灰芒芒的無甚看頭。

Sagaing山的大金塔

日本人塔

    在大金塔的另一邊有一座較新的佛塔,這座佛塔比大金塔小得多,最奇怪是佛塔的白色石基上刻了中文字,我靠近一看才發現是些日本人的名字,跟著我又看到旁邊的一座石碑,說明這座佛塔是些日本老兵和遺屬在戰後回到緬甸為二戰期間在這Sagaing山一帶戰歿的戰友和親人所建的慰靈佛塔,希望使當年戰死的人們能夠得到安息,和祈求世界和平和再沒有戰爭,而佛塔上所刻的正是當年戰死的軍人的名字。

    其實當年緬甸的戰況十分激烈,戰爭初期日軍把英國的殖民地駐軍從緬甸趕到印度去,當時中國國民黨政府鑒於緬甸是中國僅餘連接盟國取得必需戰爭物資的陸路生命線-滇緬公路的終點,故也派軍出國參戰,結果卻在接連指揮失當下大敗而回,只有少部份敗軍能撤退到印度去,後來這支敗軍在印度重新訓練和裝備先進的美式武器,聯同盟軍的英美和印度部隊反攻緬甸,日本人雖然戰意堅強,但是風雲逆轉,加上因為日軍的殘暴侵略而失去了初期緬甸人的支持,結果兵敗如山倒,曼德勒會戰中也是緬甸戰役中最激烈的一仗之一,日軍在英印軍強大的炮火下死傷慘重,想到這標誌著和平的佛塔是要安息當年戰爭中死去的侵略者,真是有點兒諷剌。

日本人塔
白色基座上刻滿了戰殁日軍的名字

    順帶一提,從英治殖民時代起,英國人為了開發緬甸的經濟而引進了大批的中國小商人和印度勞工和農民,結果這政策大大改變了緬甸的人口比例和財富分佈,財富和土地漸漸集中在佔人口小數的華人和印度人手上,理所當然這些人在二戰和獨立後的紛亂中成為被針對迫害的對像,加上49年國民黨敗軍從大陸退入滇緬邊界的緬甸國境,在美國和台灣的支持下成為割據一方的外來侵略者,緬甸人對華人的猜疑更甚。

    慢慢地中國人在緬甸的印記被刻意地抹去,所以在緬甸戰役中陣亡的國軍,不像當年的死敵般有後人來為他們建寺立碑,幾經磨難後,現今留在緬甸的華人只有安靜地開著唐餐館,開的士,和搞玉石買賣出口的生意,今天能在緬甸常見的中國影響力反映在緬甸軍隊中大量使用的國產東風和解放牌大卡車,還有在這世界工廠中廉價生產傾銷海外,從而充斥緬甸大小市場的各式國產低檔商品。

Inwa-古木寺

    離開Sagaing山後,下個要看的是位處伊洛瓦底江畔平原上的Inwa,這裡是四座古都中最古老的一座,的士來到一條小河邊的小村子旁,司機哥仔說跟著我便要在這裡下車坐船渡河,到對岸租輛馬車到散落在稻田之間的古蹟參觀,不過之前當然是要先買門票啦,沒有統一門票也沒有問題,因為司機哥仔說他可以把我弄過關,只要我付丁點兒黑錢便成了,於是連同等會兒坐的馬車,我在Inwa花了約US$5作買路費,加上剛才在Sagaing付的US$3,總算比US$10的統一門票便宜丁點。

Inwa的渡船上

    Inwa最有趣的地方是一座有幾百年歷史的古老柚木佛寺Bagaya Kyaung,其實東南亞和中國的古建築都是以取材和加工方便的木材為材料,可是東南亞潮濕多雨的天氣,加上動蕩不穩的政局,大多大形的木構建築不是因為日久失修又或是在戰亂火災而消失在歷史長河中,所以在Inwa至今能保存著全世界最古老的柚木建築,可說是緬甸人對佛教的尊崇愛惜的意外結果。到了今天這座被樹蟲蛀得七七八八的古寺,仍舊是當地人生活中常來禮佛的地方,佛寺中還住有不少和尚在唸經習佛,我來參觀的中午便遇上一班小和尚在寺內上課(順便在胡鬧嬉戲),十分有趣。

Bagaya Kyaung寺內閒聊的和尚

    坐馬車穿過鄉間的田園小徑,參觀過柚木佛寺Bagaya Kyaung, 江邊舊城牆的塔樓Nanmyin 和古佛寺Maha Aungmuye Bonzan後便坐渡船回到剛才停車的小村子前,在渡口旁的一家簡陋的小飯店吃了個非常豐富緬甸午餐,有緬甸咖喱雞,菜湯,一大碟白飯和雜菜,還有水果,真是飽死人了,而且價錢還十分便宜。

    在小店吃飯時司機哥仔拿出他太太給他準備的溫馨飯盒吃,因為我請他飲汽水消暑,他便請我吃了件溫馨小鴨腿,不知是否緬甸太窮搞到連D雞鴨都冇啖好食的關係,午餐吃的雞鴨都是細件得好像營養不良般只有皮包骨沒有半兩肉的,但這是不會影響我們吃飯的興致的。

Inwa郊外的水槄田和大金塔

    吃飯時有又兩個司機帶了一個鬼妹到店裡吃飯,原來司機哥仔和他們都是認識的,大家便坐在一起吃午飯,聊天時才知其中一個司機的客人正是今早我等的那對德國老夫婦,司機說那夫婦一路在車上不停地吵架,差不多要煩死他了,而那個鬼妹則是今早我在Royal Guesthouse等的那位小姐,那位小姐一個人從西班牙到東南亞旅行,也是昨天剛到曼德勒,真是巧合了。

Amarapura-烏本橋

    跟著又開了大半個小時車到最後一站Amarapura,Amarapura就在曼德勒市南邊十公里左右,這裡有幾所大的佛寺,每天清早都會有近千身穿深紅色的袈裟的僧人從寺院列隊出發到附近村莊化緣,蔚為奇觀,故每天早上都會吸引些外國遊客來看熱鬧,不過我來到Amarapura時已是下午4時多,無緣看到如此盛大的場面。

烏本橋上

    Amarapura另一賣點就是有二百多年歷史的柚木長橋烏本橋(U Bein's Bridge),相傳這座木橋是很久以前這裡一位叫烏本(U Bein)的市長,利用已荒廢的皇宮的木材建造,以方便住在河兩邊的居民和僧人渡河,直至現在人們每天仍會走過這道古橋渡河到對岸上學上班和化緣去,只是這道年事已高的古橋不少橋板和橋柱都已被蟲蛀壞,我橋上走過時也得放輕腳步,生怕用力過度把脆弱的橋板踏破而掉到河裡去。

    我在橋上遊來遊去時又遇到剛才Inwa午飯時碰到的西班牙女孩,便一起過橋到對岸橋頭一家茶座飲支緬甸可樂聊聊天等日落,原來她以前曾經隻身跑到東亞旅行,在澳洲逗留了差不多一年時間才回家,因為久在國外旅行,英文說得不錯,回家後便在西班牙航空公司找到一份機場櫃位服務員的工作,這份工作除了偶然要到國外工作外,還有長假期和能夠買到平價機票四處去旅行,說起來真是一份Dream Job!

烏本橋一景

    聊到差不多我們便到橋邊四處看看,可是岸邊和橋中間的小島上滿佈垃圾,臭氣沖天中人欲嘔,還是走回橋上一邊隨便拍照一邊慢慢走回對岸,然後再租隻小艇到河上等睇日落。船伕帶我們在橋下轉了個圈後,便划到橋東邊睇日落的最佳位置守候,這時西班牙小姐才發現只剩下兩三張菲林,她剛才在橋上閒晃時不住用她的“Cannon”大炮相機拍照,結果到了最令人期待一刻-“烏本橋黃昏”時卻不夠菲林用,這時大家隨身都沒有多餘未用的膠卷,在河中心又不夠時間趕回岸上去買,彈絕糧盡的景況可是每個拍友去旅行時最難過的時候了。

    正當西班牙小姐在惆悵如何善用餘下兩張菲林時,我們旁邊陸續有其他小船載著遊客來等日落,這時我聽到隔鄰的小船上有兩位小姐在講國語,我當然不會放過這次搭訕的好機會啦!原來她們是台灣來的遊客,趁過年的長假期和一班朋友包團到緬甸玩,她們兩人見河邊有船出租便即興遊船河,還打算看過日落後再坐船到對岸去,我心想太陽落山後河面上漆黑一片又有甚麼可看呢?而且黑夜裡她們兩個女子和一個陌生的船伕在一起會否有危險呢?便轉過話題說郊外晚上有很多蚊子咬人,尤其是在河邊的蘆葦叢中就最多蚊子了,果然她們聽了後便商量等會看過日落後早點回岸上去。

烏本橋的日落
在河上等待日落的遊客

    看過日落回到岸上,因為我替西班牙小姐拍了張船上睇日落留念照,在車子旁邊交換過電郵後便各自坐車回曼德勒市裡去。從早到晚玩了一整天感到很累,匆匆吃過晚飯後便趕回房間沖涼睡覺,才發現廁所水喉沒有水不能洗澡,只有爬到地下大堂找伙計幫忙,他們弄來弄去後也不知水管出了甚麼問題,唯有安排我搬到二樓的房間去,這樣我豈不是要在新房間裡重新殺過一遍蚊才能睡覺?

Mingun-明根佛塔
(31/1 (年初三))

    早上坐三輪車到伊洛瓦底江邊的碼頭坐船到上遊的不遠的明根(Mingun)去,在碼頭等船時聽到前邊不遠的河岸樹蔭下傳來陣陣音樂聲,後來聽同船的一個遊客說原來那裡正有一個婚宴在舉行中,怪不得如此熱鬧。

伊洛瓦底江上的渡輪

    遊河船上大約坐了二十個遊客左右,其中有一對中年黑衣男女一看便知是祖國同胞,皆因男的穿著一套國產黑西裝和黑皮鞋,拿著一部大炮相機連長腳架,女的則身穿紅黑色配搭的套裙和一對黑色高跟鞋,和船上其他遊客一身輕鬆的旅行便裝相比顯得過份的隆重,他們就好像一對整盛裝趕赴國慶酒會的嘉賓混在一班出發去郊遊的街坊之間,不過那女士的輕功可真厲害,不論是從泥岸走過獨木板登上搖晃不定的遊河船上,又或是等會在明根的泥灘荒地上奔走都能如履平地,奔走自如。

伊洛瓦底江畔的白色石獅子
小尼姑的午課

    因為是逆流而上,小船花了一個多小時才來到明根,我們登岸的泥灘附近有一座白色的小佛寺,佛寺前有一道一直伸至河邊的白色石階,石階前有一對面向伊洛瓦底江的白色石獅子守衛著,一眾遊客吵吵鬧鬧的在石階前影相遊玩一番,盡興離去後,寺裡的小尼姑才有空到石階上打掃。


巨大的明根佛塔

    跟著我們走到明根佛塔去遊玩,明根佛塔是以前緬甸王國最強盛時,一位野心勃勃的君主好大喜功的一項大白象工程,他本想在這裡建一座全緬甸,甚至是全世界最大的佛塔,可惜佛塔的基座剛建成不久便被一場大地震震壞了,因為嚴重受損佛塔無法修復,逼便國王終止這項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工程,只餘下崩壞了的佛塔和前邊一對半完成的巨形守護石獅子供後人憑弔,而佛塔也成為遊客登高遠眺伊洛瓦底江風光的好地方。

攀上明根佛塔的梯級

    從明根佛塔下來,我發現佛塔前面的兩棵大榕樹下各架了一個供人休憩的木台,我便學本地人一樣躺在樹蔭下木台上乘涼,這時又見到昨天那對台灣小姐和她們的朋友坐車來遊玩,我們在樹蔭下聊了一會,初時還以為她們是一對朋友又或是兩姐妹,這時才知原來她們是兩母女,我這美麗的誤會逗得那位“大姐姐”十分高興呢!

七級浮屠(Hsinbyume Paya)
明根大鐘

    跟著我還去七級浮屠(Hsinbyume Paya)和明根大鐘遊玩,我貪玩鑽到明根大鐘下看看,發現原來也有不少無聊人曾鑽到大鐘底下,還在大鐘裡邊刻字留言,臨走前我還貪得意拿起旁邊敲鐘的木頭敲敲鐘,不知有否嚇到外面的人呢?

Sunday, January 29, 2006

日落西山

(2006/1/29, 曼德勒, Nylon Hotel)
新春早機
(29/1(大年初一))

    早上6點睡飽起來時發現肚子已好了很多,今天是大年初一,晨早起來精神舒暢,自我感覺良好,看來今年應是運勢不錯,不知今年會不會中六合彩呢?不過咁早起身不是要趕去拜年,皆因獨自一人遠在他鄉當然不用周圍同人講恭喜發財,同自己講聲新春大吉便夠了,跟著便打的到機場坐早機到曼德勒去。

    在機場候機室裡等了個多小時才起飛,候機室裡有不少乘客,還是以日本和歐美的老人旅行團居多,到停機坪登機時發現今次竟然是架噴射客機,原來這班機的目的地是緬甸東部山區旅遊熱點的Inlay Lake,不過中途先要在曼德勒停停,因為我早到機場辦理登機手續,所以分到一個窗口座位,好讓我在離開蒲甘前再在天空上多看一次蒲甘平原上的日出。

    飛了約半小時飛機便在巨大空敞的曼德勒機場降落,接載乘客從停機坪到機場大樓的還是那些三手的日本公共巴士,因為我只有一個大背囊所以不用到行李帶取行李,一早便來到機場大樓出口,那些的士佬當然跑過來拉客啦,不過一聽他們說一程到市區的車費便要收US$15,哈!唔係咁貴呀!剛才從蒲甘飛過來的機票也不過是US$36而已,原來曼德勒機場距離市區約40公里(都唔知點解個機場要起到無雷公咁遠?不過保證你冇可能行入市區),兩地之間又沒有公共巴士連接的,所以那幫的士佬便可以坐地起價大做其獨市生意,但這樣開天殺價跟搶錢又有甚麼分別呢?於是我繼兩日前的蒲甘晨操後,又一次體驗緬甸的“機場式Highway robbery”。

    一個人坐車咁貴,最好便是搵人跟你一同包車分攤車費,不過大部份在曼德勒下機的乘客都是旅行團的,只有幾對外國遊客是自由行,幸好給我找到一對德國來的青年情侶願意讓我同車到曼德勒市區,平均每人US$5車費,大家都可以省點車錢。

都是錢惹的禍

    那輛N手日本的士在荒蕪的中緬甸平原跑了近一個小時才緩緩駛入曼德勒市區,那對德國情侶先在舊城區一家中檔旅館下車,而我則在下一個街口的一家背囊友旅店Royal Guesthouse下車。舊城區就在曼德勒舊皇官的西南角,東邊是火車站,西邊便是伊洛瓦底江,在火車軌和河道中間的舊城區由一條條井字形橫直相間的街道分割成一塊塊大小相若的方塊,街道兩旁大都是些戰後重建的老舊樓房,這座緬甸第二大城市的市容又要比首都差得多,加上街道上車輛又以印度Mazda藍色的士車仔和人力三輪車佔多數,感覺就像回到六十年代般,時光要比仰光的七十年代又要倒退多十年。

    本來想住在Royal Guesthouse的,但是早上還未到八時這旅店便客滿了,我只有走到下一個街口的Nylon Hotel投宿,Nylon Hotel的伙計清一色都是男人,挺著個肚腩的中年經理給人的感覺就像黑社會大佬,他下面那班後生仔伙計就像是D古惑仔手下,我到頂樓的房間放好行李後回到地下大堂登記,我隨意從銀包中拿出一張US$100元大鈔付房租和換緬甸錢,那知那個大佬看了那張大鈔一眼便說不收,說緬甸的銀行現在不收舊美鈔,於是我又拿出另一張US$50美鈔出來,哈!他說這又是舊鈔不收,說只收2002年以後印發的新大頭美鈔喎!

    我心想有冇搞錯,嘜錢都有分新舊的嗎?咪一樣都是錢,呢個緬甸政府咁鬼無聊架!定係因為緬甸軍政府的國際信譽不佳,驚外國錢行見D錢樣衰不肯收呢?這樣一來我便有US$150不能用嗎?我心中一氣便從暗格裡拿出一張“新”的US$100大鈔,順手把銀紙弄皺才交給大佬,看你這次又收不收,結果錢是收了,不過那個大佬找錢時也把銀紙弄皺後扔給我,大佬都幾好火氣喎,睇呢我玩大左了。

    不過甚麼也先不管了,在頂樓的餐廳吃過早餐後便回到房間繼續睡覺,等睡飽後才再作打算。

古法管理

    睡到下午三點左右才睡夠,便走到樓下大堂找大佬講對唔好意思,說今早太早起床,在機場找車又不順利,所以心情不好失去了耐性,敬請見諒芸芸,那大佬便說無問題了,大家握握手又做個好朋友,睇來過了一個上午佢啖氣已經消了,後來晒番LP,書中說這家旅店:“The slightly crusty management…”,果真如此。

    跟我便出門找了輛三輪車先送我去火車站買後天南下到勃固的夜班火車票,然後再到曼德勒寶塔山腳看佛經碑林和上山看日落。那個三輪車伕是個十分熱心的後生仔,他送我到火車站後教我到二樓的售票大堂買票,這座據說由中國大陸建築公司蓋的新火車站毫無個性兼十分樣衰,倒讓我懷念在印度旅行時經常見到的舊殖民地維多利亞時代火車站的古典氣息。

    火車站內的標示一律只有緬甸的圈圈併音文字,連一個阿拉伯數目字也沒有,我跟著旅行書的指示來到一個應該是專賣外國人火車票的售票窗探問,裡邊的一個大叔見我是外國人便招呼我到售票室內,緬甸火車的售票方式十分落後,大叔問明我要坐的車次和日期後,便拿出一本A3大小厚厚的硬皮簿來登記訂座,原來那本硬皮簿便是那班火車的訂座紀錄冊,當然車票內容也是即場手寫的,在現今已不能沒有電腦和互聯網的世界裡,竟然仍有如此人工的火車訂座記帳方法在運作著,要是有一天全世界的電腦都中了病毒,網絡世界癱瘓了的話,習慣依賴電腦的人們都要來緬甸學習如此“復古”的火車票訂座方法。曼德勒到勃固的普通夜班臥鋪火車票的外賓價是US$33元,雖然比坐夜班長途巴士貴了一倍有多,但是睡火車總比睡通宵巴士舒服和安全得多。

日落西山Foot massage

    買好車票便坐三輪車到曼德勒山腳下的佛寺遊覽,經過舊皇宮旁的護城河時後生仔車伕問我要不要進去皇宮看看,不過他又說裡面其實是空地一片沒甚麼好看,我知道皆因原本木構的皇宮在二戰後期盟軍反攻時為日軍佔據頑抗,在激戰期間偌大的皇宮被英印軍發炮猛轟而被燒成一片白地,現在圍牆內只有一片空地和中間有一座用水泥重建的“新皇宮”而已,所以可以過門不入。

Kyauktawgyi Paya和曼德勒寶塔山

    來到曼德勒山腳時那著車伕又問我有沒有曼德勒的統一旅遊門票?咦!我連有這種門票都不知道,咁緊係冇啦?車伕便說不如先去個不用門票的佛寺(Kyauktawgyi Paya)看看刻滿佛經的碑林塔群先,等會4點多其他景點的守門人便會收工回家,那時看看能不能偷偷摸進去啦!

塔林裡的石碑佛經

    於是我在Kyauktawgyi Paya玩了一會才到旁邊有百多年歷史的木建佛寺看,那裡可是曼德勒僅存的舊式緬甸傳統木構建築,其他的如舊皇宮都在二戰時燒毀了,但是這裡守門口的大娘是個盡忠職守沒有早退的好員工,我只好走到附近的售票處買票,這時售票處的小姐們已在收拾準備關門放工,這張曼德勒市旅遊局發出的統一門票除了能參觀這座木佛寺和旁邊的大碑林塔群(Sandamani Paya)外,還能到市外的古都遺址Sagaing和Inwa鎮的景點參觀,所以要收成US$10元,我拿了張US$20鈔票來買票,可是小姐們買了整天票都沒有零錢,就只緬甸軍政府發行的美元外匯卷,外匯卷我當然不要啦,大不了便不到木佛寺裡,只在外邊看看便算了。


Sandamani Paya無盡的塔林

    看完木佛寺後經過大碑林塔群(Sandamani Paya),我叫車伕停車等我試試能否偷偷摸進去,哈!這裡的守門人好像已經放工了,我得賞所願溜到碑林塔群之間蹓躂,這座佛寺的塔群可比剛才那間小佛寺多得多,據聞這裡所有石碑上的佛經經文加起來可是全世界最大的書呢!時近黃昏,信眾和遊客都差不多走清光,反而是附近的青年男女來到碑林塔群之間嬉戲談心,我還是不要妨礙人家的好事好了,趕緊到曼德勒山頂看日落才是重要。

曼德勒寶塔山上看日落
曼德勒寶塔山上看日落的遊客

    大約4時半左右車伕才送我到曼德勒寶塔山山腳的登山道大門,前面等著我的是一道行程長約40分鐘的登山石級,曼德勒山山頂因為有一座巨大的佛塔,故有寶塔山之稱,既是寶塔當然和其他緬甸的寶塔山一般東南西北四方都有一條有蓋的登山石梯供信眾登頂,可是因為時間關係,我必需趕在5時太陽下山前爬到山頂上去,所以我要在30分鐘內光著腳板跑到山頂上去,想不到昨晚還因拉肚子加上踩了太久單車搞到丟了半條人命的我,才不到一天身體便好像沒事一般,竟然給我趕在時限內登頂,雖然跑到上氣不接下氣和腳板有點兒痛,但是能看到曼德勒平原上的日落也是值得的,可能是偶爾清清腸胃和赤腳行路其實會對身體有益呢!(即是所謂的排毒加上Foot massage雙本齊下乎?)

告別包包

    看完日落下山時才發現原來有一條車路直達寶塔山山頂,原來大部份遊客都是坐車上山的,怪不得剛才他們都氣定神閒在山上等日落拉,早知剛才我便不用赤著腳跑上山這麼辛苦了。

    我坐三輪車回到旅店,洗個凍水澡沖走一身的沙塵汗水後便走到街上吃飯,給我在附近找到一家人氣超旺的唐餐館-明明飯店,吃飽開年飯後便到幾個街口外的夜市買袋,皆因自2001年起伴我去旅行和工作的小背囊終於壽終正寢,其實上年中去湖南鳳凰時一邊的拉鍊頭已經壞了不能拉上,在出發到緬甸旅行前僅餘的另一邊拉鍊頭也常常拉不上,直到今天爬山中途從包中拿水喝時拉鍊終於報廢,結果從山上回旅店途中我一直要抱著包包以免掉了東西,就這樣它便陪我走完最後一次旅程,光榮地結束了做為一個包包的使命,包包,請安息吧。

    因為整個緬甸的發電量不足,就算是曼德勒平日最熱鬧的舊城區在入夜也變得烏燈黑火,驟目看來跟死城沒有多大分別,就只有遊客區和夜市還有一丁點兒的燈火和人氣,我在夜市從街頭逛到街尾,發現除了些本地制造又難看又重的軍用背包外,最受歡迎的便是中國出口的休閒時尚包包,最後我經過一輪討價還價後花了2300K買了一個斜揹小包包,剛好放得下相機,一個小水瓶和一本小書,正好湊合著用。(2300K即是約HK$20,而且這個大陸出產粗制濫造的小包包還一直用到今日,十分抵用。)

    本來爬完山後當晚想睡個飽的,可是睡到半夜身痕到彈起,只有起床開燈拍蚊,不知為何中午午睡時一隻蚊也沒有的房間,一到晚上竟然跑了幾十隻蚊出來叮人,而房中就碰巧只有我一個人而已,結果一直拍蚊拍至凌晨,真是善哉善哉!最搞到第二天遲了起床,趕不及去到Amarapura看和尚在清早時列隊出來化緣的盛況。

Friday, January 27, 2006

萬塔之城

(2006/1/27-28, 蒲甘, Golden villa GH)
晚睡早起
(26/1-27/1, 仰光>蒲甘)

    日間Sule Paya對著火車站的大街本來是停滿在等客的的士和擠滿在等巴士的途人的車站,可是一到晚上車子便都回家去了,搖身一變成為擠滿食客的大排擋,擺賣的都是些本地的小吃,比如是油炸肉串,味精湯粉,緬式奶茶和緬甸啤酒等,我來到緬甸當然是試下各式本地美食,於是我一路從街頭吃到街尾,實行來個仰光掃街當晚餐(“掃街”為港式廣東話,意指在街上連續一檔又一檔的小食店吃過不停,為港人在旺角行街的主要活動之一),後來我一路行下食下又來到一處專賣印度餐的街頭,便又吃了個印度咖喱薄餅和喝了一大杯冰凍的Lassiz,真是十分過癮(咁過癮當然報應在後頭啦!)。

    第二天凌晨天還未亮我便起床出發,在街上截了輛的士到機場坐早機到蒲甘(Bagan),的士司機見我是東方遊客,便問我是不是中國人,原來這位大叔原籍山東,父母在當年國共內戰後隨著國民黨敗軍退入緬甸,山東大叔知道我是香港人後十分高興,因為他不喜歡大陸人,可能是當年他們一家吃了不少共產黨的苦頭吧!

    雖說是早上6時多的飛機,可是要提早近兩個小時來到機場,我叫山東大叔在機場入口停車便可,等他可以省掉入閘費。飛機是架法制的螺旋槳客機,機上的乘客不多,差不多每排坐位只有一個乘客,飛機算是準時起飛,我從窗戶看到大地上從天邊起都鋪蓋著一層雲,只怕這幾天內仰光都會不見天日,心中不知蒲甘那邊是否也是多雲呢?只怕不能看到蒲甘聞名的日出和日落了,想著想著因為太早起床太睏便又睡著了,睡了大半個小時醒來時已差不多到達蒲甘,往窗外瞧瞧,哈!天上竟然一片雲都沒有,這時太陽剛出來,從天上可以看到曙光照耀下散落在平原上的點點佛塔,十分壯觀,想著在機上睡了一覺運氣便轉好了,真是好彩!

蒲甘晨操
(27/1(年廿八))


蒲甘機場 - 我乘搭的Air Mandalay早機

    背著背囊從飛機走下停機坪,心想咁大個人以前都未坐過螺旋槳飛機,便從背包拿出照相機為飛機景番張相留念,跟著才走回機場大樓,想是蒲甘地方政府平日賺了不少遊客錢,為了給到訪的遊客留下好印象,所以把這個小機場蓋得挺漂亮,還十分有緬甸特色,比首都仰光的破機場不知好看得多,可是正要步出機場大樓時卻被職員叫住,原來所有到步的外國旅客都要先在機場買蒲甘的旅遊門票(US$10),怪得不他們有咁多閒錢裝修機場門面了。

    這班機的乘客除了幾個緬甸人外,遊客就只有一團大約有二十餘人從歐洲來的豪華老人團和我一個背囊友而已,本來想找其他人一起包的士到楊烏鎮,可是買完門票後才發現除了那個老人團外,其他乘客都已經走清光,這時在機場外打躉的的士司機見還有羊牯出來便湧上來拉客,不過我一聽見他們獅子開大口要收US$5車錢時便給嚇了一跳,從機場到鎮上只不過是5公里的路程而已,我見這時太陽才剛出來還不算太熱,反正現在才不過是早上7時過一點,不如行路算了,寧原慳番US$5等下食餐勁補番。

    才從機場走出來不過幾分鐘,幸運的事情又一次發生了!從身後傳來一下汽車的響按聲,本來還以為是我阻著車子進出便自動閃埋一邊,一轉身才見到一輛空調旅遊巴正停在後面,有人從車門向我招手,原來這是接載剛才那團老人團的巴士,團長見我成個學生咁樣以為我真係冇錢坐車,便叫導遊叫我來坐順風車,唔使行仲有冷氣歎,真係多謝晒!

楊烏鎮路口的人肉紅綠燈

    旅遊巴在楊烏鎮前的一個分叉路口放下我,分叉路口正中有一座小佛塔,前面有一個交通警的更亭,更亭頂上四邊都劃了紅黃綠三色圓圈,亭身也漆上了紅黃綠三色,想必是要人一看便知這裡有座人肉交通燈吧!甫下車迎面而來是一行穿著深紅色袈裟的和尚捧著砵子出來化緣,我站在路旁先讓他們走過,互相微笑點頭招呼,跟著我便遇到一個難題,究竟我應該隨著和尚們往前一直走(他們應該是走到鎮上市集化緣去),還是按遊旅書的地圖指示往左拐呢?

    這時不知從那裡跑出個三輪車車伕來塔訕,說可以帶我去鎮上找旅店,不過按照過往覓路的經驗,這些車伕通常都會帶我到他老友的旅店,我除了冇得揀外,這些旅店還會在房費中加上給車伕的回佣,於是我便說聲不用了,決定相信自已的直覺,沿著公路往左走去,可是那個三輪車伕還是契而不捨地跟了我好一會,想來是搵食艱難吧!果然走了一會,便見到地圖上標示的郵局,跟著又遇到一對踏單車晨運的老外夫婦指路,多走一會便找到旅店,於是我又可把慳了三輪車錢加到我的早餐預算上。

蒲甘大金塔(Shwezigon Paya)

    因為實是太早起床,所以吃過早餐後便回房倒頭大睡,直至下午兩三點才睡飽起床吃午飯,跟著向旅店老闆租了輛單車,帶著剛買的蒲甘地圖和從香港公共圖書館借來的Lonely Planet,踩單車去看Shwezigon Paya大金塔和到Shwesandaw Paya睇日落去。

    Shwezigon Paya大金塔就在楊烏鎮和伊洛瓦底江中間,穿過小鎮後再經過長途車站後,便可從公路右邊的一個大草地望見Shwezigon Paya大金塔,大金塔和公路之間有一道白色的門廊,沿著門廊旁的車路直走便來到大金塔的南門,只見南門石牆上掛著一塊單車停車收費的牌子(50K),這可是我外出旅行以來第一次遇到連騎單車也不放過的,論無理宰客緬甸人也比得上咱們中國同胞了。

    這時門廊裡擺檔的小販跑出來拉客,我指著那個單車停車收費的牌子問是誰人放出來的,這班師奶便說可以免費替我看車,可是等回出來時要順便“參觀”一下她們的攤檔,我想這塊牌子大概是她們想出來搵遊客笨的點子,好使遊客在接受“幫助”後感到不好意思,迫於無奈替她們買東西吧!到那時買東西的錢可比停車費要多不少呢!不過既然有人話免費幫我看車,我咁厚面皮又點會唔好意思呢?於是我便脫下涼鞋塞入背包中,赤腳踏上門廊走到寺內去看大金塔。

Shwezigon Paya

    和昨日的仰光大金塔相比,蒲甘大金塔周圍並不像仰光大金塔般有眾多的佛塔金殿依伴著,論規模宏偉是略遜一籌;論熱鬧和人氣,這裡只有小貓三四隻從遠道前來朝聖的緬甸佛教徒,欠奉仰光大金塔那種引來海外四方遊客的名氣,但是它在中午過後的驕陽下也是一樣的輝煌耀目,而且在這午後透澈的藍天下,蒲甘大金塔還隱隱透著一點落寞和滄涼的神秘感,使人感到金碧輝煌,萬眾矚目的仰光大金塔只是繁華都城中的一個旅遊景點,而這座置身於曾被世人遺忘多時的千年古城中的蒲甘大金塔,才是一直以來佛教徒心中真正的聖地。

    在大金塔的西南角地上有一塊圓形的石板,我見來朝聖的信眾都要在石板上站一站,我又照本宣科跟著來站一下,可是卻沒有得甚麼的體會,也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想是到今天我還是與佛無緣。然後我便回到門廊出口,不理剛才那班幫我“看車”的小販如何說整天沒有生意,套人情之類的廢話,就連小販的小女兒想送朵小花給我也怕得不敢接過,好像比鬼追般趕忙穿上鞋子騎上單車落荒而逃去,沿著公路前往古城,趕在太陽下山前到達Shwesandaw佛塔睇日落去。

    當一個人靜靜地踩單車時,回心一想剛才自已過份的反應也感到有點好笑,出來旅行應該要輕輕鬆鬆的,可必太過緊張提防他人而庸人自擾,搞到冇晒D旅行Mood呢?

蒲甘日落

    從地圖上看,楊烏鎮和蒲甘古城好像只有一丁點的距離,兩地中間有條筆直的公路連接著,使人以為騎單車不用一會便到,可是現實和設想通常是兩回事,地圖視覺上的比例會使人錯估實際距離,地圖上筆直的公路原來也會有曲折的地方,而且平原上的公路也不一定是一路平坦,看似再坦率的路途原來也會有起伏高低,結果我因低估路程而要全程趕路,有幾座原本想順路參觀的佛塔遺跡也只能在經過時匆匆一看,經過近一個小時拼盡全力的單車旅程,終於來到古城南邊的Shwesandaw佛塔。

爬上Shwesandaw佛塔睇日落

    這時離5時半的黃昏不過剩下十來分鐘,我放好單車便爬上塔頂,發現佛塔最頂的兩層已經有不少遊客在等日落,聽旅店伙計說本來看日落最好是到古城西邊的Mingalazedi佛塔,可是近年實在太多遊客慕名而至,古塔不勝負荷,加上緬甸政府無甚資源來維護古跡,便只有禁止遊客攀爬Mingalazedi佛塔,看日落就只有退而求其次來Shwesandaw佛塔,不知將來當局又會否因太多人來攀爬而又把Shwesandaw佛塔封掉。

    之前聽聞當局有意在古城旁搞座現代化的觀光塔以方便遊客,等遊客不用再摸黑攀爬佛塔和坐熱氣球睇日出咁危險,只是此事若然成真,不只我們會失去攀登佛塔一邊看日出日落一邊自發思古之幽情的樂趣,而且一想到在芸芸古塔當中禿凸彈出一座格格不入的“現代化的旅遊觀光塔”,感覺就像北京故宮內有間“星X克”賣咖啡,舊上海黃埔灘對岸的“飛碟明豬塔”和張家界的妙曼山水之間有列“無人駕駛火車”一樣,變得不倫不類了。
日落時份的蒲甘平原上零落的佛塔

    這時在佛塔頂上差不多聚集了所有來蒲甘的遊客,我發現當中大都是歐美遊客,而且又以五十來歲的老夫婦為多,他們大都有本地導遊同行,睇樣就知是非富則貴的豪華退休旅行團了,而後生仔背囊友就只有我和另外幾個日本青年而已。不過眾位此刻專程來到佛塔頂上睇日落的遊客都是有備而來,帶備了各式長短火大炮照相機和最新款的數碼攝錄器材,嚴陣以待而對準夕陽拍攝,這時我看看手上那部連Zoom都冇的傻瓜機,心想我是否太輕率,太不尊重此時此刻的日落美景,還是我還未搵夠錢便提早來了人家退休才去旅行的地方呢?

Shwesandaw佛塔上 - 蒲甘日落

    睇完日落眾人便“下塔”坐車回去,我一個人沿著公路踩單車回楊烏鎮,太陽下山後不用一陣子天便全黑了,我帶上LED頭燈繼續摸黑上路,只是這條新公路的上落斜比下午經過的舊公路還要多,踩到我上氣不接下氣,差不多回到旅店前單車方向盤的螺絲還鬆脫掉,搞到我差點便失控撞牆,而且一想到明早天未光要再踩一次單車去睇日出,諗下都已經累死人了!

    晚上到鎮上找地方吃晚餐,因為早上慳了點車錢,明天又要再作單車長征,故決定先吃好點來鼓勵一下自己,當我在一家印度餐廳門前看菜牌時,突然有個印度大叔好似執到金般跑出來搭訕,說他是從印度來玩的,向我強力推介這裡可是全緬甸最好吃的印度餐廳啊!果然門口旁邊掛了個招牌說是LP推介“全緬甸最好吃的印度餐廳”芸芸,跟著那大叔便硬是要拉我的單車入店裡去,我心中半信半疑,心想這個印度大叔會不會就是餐廳老闆呢?我便說要先看看餐牌才算,趁他跑到店裡拿餐牌時我問在旁邊看熱鬧的小伙計,果然那傢伙就是老闆,唉!全世界的印度人為了做成生意真係嘜都講得出。

    結果我最後還是去對面一家小餐廳吃了頓緬甸晚餐。

除夕日出
(28/1(年廿九))

    今早天還未亮我便出門,在頭燈微弱的燈光下我摸黑騎單車到昨天看日落的Shwesandaw佛塔去,好趕在天明前爬上塔頂睇日出,出門時還未到5點,暗月無光,除了公路上偶爾有幾座疏落暗黃的街燈外,夜空上還有點點閃爍著的繁星在為我引路,在寂靜的星空下我孤單一人在空蕩的公路上前進,想不到緬甸一月份的凌晨原來是十分涼快,迎面而來的冷風和中午時份蒲甘平原上的酷熱無風是兩個極端境界,凍得我想把整個人都縮進帽子和風褸裏,剩下雙手因要抓著方向盤不能縮進衣袖內而凍至麻木,唯有一邊唱歌激勵士氣,一邊加緊衝剌,務求盡快完成這趟寒風中的單車晨操。

    沿著公路踩了快一個小時單車天才漸漸亮起來,我費了一點工夫才找到昨日從公路拐進Shwesandaw佛塔去的分支小路路口,爬到塔頂時剛好過了六時,這距離日出還有十幾分鐘,塔頂上還有兩個比我早到的老外,我們三人各佔了塔頂東邊左右角和中間的樓梯位三個位置靜待太陽出來,因為早上有點涼,我要把傻瓜相機先拿出來放在雙手中摩擦加熱,好使等會兒拍照時鏡頭不會有霞氣阻擋,順便也為差不多已凍僵了的雙手取取暖。


Shwesandaw佛塔上 - 蒲甘日出

    等了一會太陽便從遠方的地平線上緩緩地爬上來,粉紅色的曙光透過晨霧溫柔地照亮了一座座散落在蒲甘平原上的佛塔,大地上那層如煙似紗般的晨霧在曙光的照耀下滲出淡淡的柔彩,就像為大地覆蓋上一度洗得發白的淡黃色綢緞,頃刻間天地像融為一片金黃色的畫布,大地上數座佛塔曚曨的身影零落地點綴其中,天地之間萬籟無聲,仿佛千百年來蒲甘平原上的日出都上演著相同的畫面,此時此刻佛塔頂上幾個來自天南地北的觀眾都被眼前的景致懾住,默言無語卻又似若有所悟,倒像能在這瞬間看透古往今昔般。

Shwesandaw佛塔上 - 看日出的熱氣球

Shwesandaw佛塔上 - 曙光下的蒲甘佛塔群

    發了一陣子呆,過了一會又見遠方的天邊升起了幾點黑點,聚目一看原來是幾個載遊客看日出的熱氣球,坐一次熱氣球看日出可要花幾十美元,絕不便宜,跟著又有幾個小孩爬上佛塔頂上,纏著那幾個老外要賣明信片和紀念品,十分煩氣,突然間後邊又傳來一陣吵耳的轟轟聲,原來是古城內的大酒店裡飛來一台俄制軍用直升機,吵吵嚷嚷地在天上飛了一圈,我想不會是接載些甚麼貴賓來參觀吧?緬甸這個窮光蛋的國家原來還有多餘錢來浪費珍貴的航油,想來買油的錢又是出自外國遊客付鈔的門票吧!

曙光下的Shwesandaw佛塔

我有個香港女朋友

    看過日出後回到現實,只得爬下佛塔騎車回古城吃早餐去,可是肚子傳來的不是肚餓的咕咕聲,卻是一陣陣隱隱作痛的拉肚子信號,看來是今早騎車時凍著了肚子,只得趕緊到古城內找廁所解放去。

曙光下的Thatbyinnyu Pahto(他冰瑜寺)

    大清早古城四周不見一個遊客,擺檔賣紀念品的小販還未上班,我在古城牆東邊的Thatbyinnyu Pahto(他冰瑜寺)前面找到了個收費廁所,所幸是看廁所的工人還未上班,最重要是廁所也沒有上鎖,得以來個免費解脫,Lucky!

    在他冰瑜寺內玩了一會,隨便在旁邊的小食檔吃了點東西當早餐,便跟著地圖指示到原本是看日出熱點的Mingalazedi去看看,途中經過一座較小的古蹟Pahto-Tha-Myar,我見古寺前邊停了幾輛日本小汽車,寺門又開著,原來是些老外遊客正在參觀,我見反正已有人付了開門費便不要浪費了,可是進去後只是見漆黑一片,就是拿出早上騎車用的頭燈四處照也看不到牆壁上的壁畫,真是可惜。

    來到古城西邊的Mingalazedi時閘門前面擺檔的小販才開始“上班”,其中一個後生仔過來跟我搭訕,說自從政府禁止遊客攀爬這座佛塔後,他們的生意便一落千丈,因為這座佛塔除了高之外便在沒甚看頭,很難吸引遊客專程前來,這小子還說如果我今天黃昏時再來可以給我開門,等我一個人爬到塔頂上看日落喎。

Mingalazedi

    當他知道我從香港來後便說是他有個“香港女朋友”,還掏出一本記事簿來給我看,上面寫著一大堆海外遊客的名字和聯絡地址,其中最近(06年1月初)果然有個香港女仔的留言和地址(好像是大埔),還想我為他帶封信到香港寄給她,我說這也不難,不如你先把信寫好,但要等我晚點來看日落時才交給我吧。

古城迷蹤

    蒲甘古城內外有四通八達的沙礫小徑連接附近各處的佛塔古蹟,只要有些方向感和會看路牌地圖,再加上點體力和汗水,踩單車遊蒲甘古城可是又經濟又方便的方法,只是因為平日習慣了在鋪好的路面上騎車,現在在蒲甘的沙地上踩單車就像玩越野賽一般,一個不留神便會十分容易失控,輕則車子陷在沙坑裡動彈不得,時不時要落車推車,重則翻車跌倒吃泥,花了我好半天才能適應在沙地上行車,只是在沙地上騎車遠比公路上勞神費力,加上蒲甘的旅遊地圖不是十分準確搞到我走了不少冤枉路,等到下午遊玩完畢回到旅店時我已經累得半死了。

Sulamani Pahto的入口

    看過Mingalazed便沿著公路到東邊平原上的古佛塔群去,途中離開公路去看Penan Tha Group時便差點便在田野上迷路,跟著再在公路上行了十幾分鐘後又再轉入沙路上,然後在沙路上踩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單車到Sulamani Pahto 和Dhammayangyi Pahto去,日出後才不過是兩三個小時,清早暖和的陽光已漸漸變得熾熱耀眼,所以當我先來到最遠的Sulamnai寺時第一件事便是在寺前的小賣店停車小休和買番支冰凍的緬甸可樂來降降溫。

    小賣店前停了輛的士,的士司機見我踩單車踩到身水身汗便笑著問我為甚麼不包車遊覽,原來今天是星期六,不少富有的緬甸人都會在周未四圍去旅行,今天便有個曼德勒來的家庭包了他的車子遊古城,我問他為何一路來Sulamnai寺都沒有見到遊客坐馬車,原來現在逐漸多人包車遊蒲甘,因為車子又有冷氣,又可以在一天內多去幾個古蹟,比較化算,司機大佬順便問我明天要去甚麼地方,原來他想問我不如明天包他的車,那麼我便不用踩單車踩到身水身汗了。
田野中間的Sulamnai寺

    在Sulamnai寺玩了一會,便踩單車到Dhammayangyi寺去,途中因為懶便離開大路而抄田野中的小徑直線前去Dhammayangyi,結果走到田中才發現冬天旱季使農地缺水退化為一片沙地,農夫在田基上種植了些荊棘類植物用作分隔農作物和牛羊的藩籬,搞得我要披荊斬棘般才能越過這片荒地,早知便不要貪快走捷徑好了。

假日的小生意

田野中間的Dhammayangyi寺

    Dhammayangyi寺和Sulamnai寺同樣是分上中下三層的金字塔式佛塔,外圍加一道高牆保護,佛塔底層內有一道迴廊,東南西北四方各一個大洞窟各自供奉著一尊大佛,大佛上貼滿了金泊,我暗想不知歷年來蒲甘古城朝拜的信眾為佛臉上貼了多少金呢?平原上這裡眾多古寺裡的佛像上的金泊加起來又不耗費了緬甸人多少的黃金呢?既然古寺中的佛像不見有人看守,不知曾否有人摸黑偷進來刮金呢?可是看著佛像上那層厚度不斷增加的金泊,想必虔誠的緬甸人絕不會打佛像的主意吧?倒不如瞄準遠道前來的老外遊客的荷包還划得來呢!

Dhammayangyi寺裡的佛像

    既然天天都有人前來為佛像臉上貼金,這裡當然便少不了賣金泊和硬銷各式紀念品的小販,我一走進Dhammayangyi寺便有一幫少年跟著我Sell金泊和明信片,我問其中一個賣明信片的印度裔小姑娘為何今日這麼閒不用上學跑來賣東西呢?原來她一家人都是住在蒲甘新城裡(Bagan Myothit),每逢周未和假期她便和朋友跑來Dhammayangyi寺賣東西幫補家計,聽她說這裡每座佛寺都有不同幫派的小販盤據著,就算生意不好也不能隨意跨越雷池到別人的地盤搶生意,所以一天能做多少生意就要靠運氣,看當天有多少遊客來她們的地盤探險了,只是今天她們的運氣還是差了點,皆因遇上我這個一毛不拔不買紀念品的孤寒鬼。


從Dhammayangyi寺跟著牛車踩單車到Ananda寺

    離開Dhammayangyi後便踩單車回到古城牆東邊的Ananda寺和Ananda OK Kyang遊覽,Ananda寺不像剛才散落在平原田野上的佛塔般冷清,寺門內外遊人如鯽,大殿正中那座鍍金大佛前邊擠滿在驚嘆拍照的遊客,加上跟著遊客窮追不捨地叫賣的小販,原本應是佛門清修之地變成油麻地廟街般,鬧哄哄的熱鬧非常,不過只要離開大殿來到寺外邊的園子裡,這時正午下陽光普照,除了偶然一陣清風吹過使大樹上的樹葉傳來一陣沙沙葉聲外,我懶洋洋地坐在婆娑樹影下,伸展著因為不斷地踏單車和光著腳板在佛寺裡的沙石地上跑來跑去而勞役了整個上午的一雙腳,靜靜地休息了一會來回回氣。

Ananda寺裡恬靜的庭園樹影婆娑

伊洛瓦底江邊在中午陽光底下閃得發亮的Bupaya金塔

    在Ananda寺待了一會便到東城門口(Tharaba Gate)前小村子的Sarabha餐廳午飯,飯後本想到城牆東邊的Pitabat寺,可是村子裡邊亂七八糟的小徑和地圖上是兩回事,我在村子轉了幾個圈也找不到廟,便也懶得費勁再尋找,再踩單車回古城裡去看Shwegugyi寺 (在那裡遇上一班來學校旅行的中學生,和順便倚在佛寺的石拱門下來個午後小睡),Gawdawpalin寺,伊洛瓦底江邊的Bupaya金塔(遇上一班吵吵嚷嚷的泰國遊客),最後到MahaBodi Pagoda遊玩時見到一個本地的畫家大叔在用蒲甘傳統的沙畫工藝劃畫,在這個遍地黃沙和佛塔的古城裡用泥沙畫佛寺,取材可真十分方便是也,還可順便向圍觀的遊客賣畫呢!

MahaBodi Pagoda旁畫沙畫的大叔

現眼急報

    花了大半天遊完蒲甘古城,在下午約3點多才打道回府,踩了一個小時多點的單車回到楊烏鎮時已累得半死,不過不管累到怎樣還是要先到鎮上的旅行代辦店買明早到曼德勒的機票和預約送我到機場的的士,本來可以經旅店訂機票,可是昨午在前台聽到一個老外住客投訴旅店訂的機票比外邊貴了幾塊美金,還是“順便”在外邊買機票好了。

下午時份在Shwezigon Paya草地外等客的馬車

    回到旅店時我像是剛完成了偉大的萬里長征般,沖個涼便倒頭大睡,可是睡不到一個鐘頭便要起床,皆因今早約了Mingala-zedi的哥哥仔去看日落時替他捎個信回香港給他的“女朋友”喎。先到鎮上的旅行代辦拿了機票後,因為已再沒有多餘的氣力踩單車,便找了輛馬車送我去古城西邊的Mingala-zedi,本來以為走約一個時便能到達,那知這匹拉車的瘦馬好像幾天沒吃草般,一路走得沒氣沒力的,就是路上那些趕在日落前踩單車回新城家裡的少年也要比這台馬車跑得快,結果便遲了半個鐘才來到Mingala-zedi佛塔,這時都差不多天黑,今早說要找我寄信的小子當然早就回家了,我只好在上鎖的閘門上掛下一紙留言道歉,不知這段異地情緣會否因為我未能為這緬甸少年送情書到他的香港女朋友而無疾而終呢?

    看不成日落也沒有辦法,回程時因為太陽下山而漸漸涼快起來,我在馬車上吹了個多小時的涼風才回到旅店,結果肚子又開始鬧起來,心想不會是肚子著涼了吧?難道是因為我失約斷送了人家大好感情而遭天遣?報應都來得幾快喎!雖然今早己曾來過一遭,肚子裡也沒剩下甚麼可拉,可是還得要在廁所進出多遍,本來今天踩單車經已累得半死,難道剩下的半條人命要斷送在廁所裡?

    幸好天無絕人之路,或許是我心地善良之故,上天對我還有一點綣顧,雖然已拉得渾身發冷乏力,四肢發軟,但還剩餘一點氣力讓我能爬到昨晚那家小餐廳吃了碗辣辣的熱菜湯充充電,一邊吃湯時一邊心想:邊有人去旅行時,又要成日踩單車,又要光著腳通街跑,還要拉肚子呢?去玩都玩得咁辛苦架!諗諗下才發現始作俑者都是自己亂來之過,拉肚子應是日前在仰光夜市亂吃東西所種的因,加上體力透支睡眠不足,還要餓著肚子去吹風所惹的禍,結論是發現自己抵死兼犯賤是也。

    最後湯喝了一半便吃不下去,我回旅店裡吃了點腸胃藥以解燃眉之“急”,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