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6, 2006

馬騮樂園

(6/5 - 8/5 峇里,Berlian Inn)
慢遊海神廟
(6/5, 峇里-Pura Tanah Lot,Berlian Inn)

    第二天我又再次睡至日上三竿才起床,吃過早餐後來到Perama旅行社想坐巴士到峇里島中部的Ubud玩,才知早上的班車已經開出,下一班車要等到下午1:30PM,但這樣我又不夠時間坐黃昏的回程車趕回Kuta,那麼只有明天請早了,於是我便改變今天的出行計劃,打算花一個下午自已坐Bemo巴士到西南海岸的海神廟Pura Tanah Lot去。

    因為Kuta沒有Bemo直接到海神廟,如果不坐的士和包白牌車的話,就要先坐Bemo到Denpasar的Tegal車站,再坐一程電單車到昨晚巴士下車的Ubung總站,到了Ubung總站後又要四處找到西面小鎮Kedin的Bemo,再在Kedin轉鄉村的Bemo到海神廟去,行程轉折繁複,不過我反正時間多的是,又要省卻白牌車的高昂包車費,便只有不厭其煩地來一趟轉來轉去,等了又等的慢吞吞峇里Bemo一日遊了。

峇里島最出名的旅遊景點 - 海神廟 Pura Tanah Lot
因為剛巧遇上峇里的印度教節日, 不少本地人專程到海神廟祭祀, 而凡是與宗教有關的東西都被圍上黃布, 以示神聖隆重
孤立在藍天碧海中的海神廟, 長年抵受著浪濤沖激

    如是者騰折了近兩個多小時才來到海神廟,海神廟建在一座稍為離開岸邊的岩礁之上,因為這幾天好像是峇里的一個印度教節日,從Kedin坐車前來海神廟的公路兩旁的樹上都給掛上黃色的布條,海神廟前的一座小祭壇上有些本地人輪流入內拜神,也有不少本地人涉水到海中間被洶湧波濤圍困的海神廟去朝聖,而我這個閒人就在岸邊四處溜躂拍照,因為海神廟除了那座在驚濤駭浪中間的廟外便沒有其他看頭,於是我玩了不到一個小時便回到停車場等Bemo回Kedin去,可是等了大半個小時那台在等客的小Bemo都沒有等到其他客人出現,原本那司機想屈我包車回Kedin鎮上去的,可我又不置可否地坐在一旁乾等,經過一輪你眼望我眼的消磿乾耗後,最後他還是收我較普通單程稍貴一點的車費送我回鎮上去,然後我又轉轉折折地坐Bemo回到Tegal轉車回Kuta。

在Denpasar市Tegal車站等Bemo的人客, Bemo面包車是本地人日常使用的廉價公共交通工具, 只是候車時間特長, 費時失事

    回到Denpasar的Tegal車站時已快黃昏了,在這裡我遇上一個同是在等Bemo回Kuta的本地小姐,她說在車站已經等兩三個小時都沒有Bemo開出,如是者大家又乾等了大半個小時,等我在對面街口買了支汽水飲飽後回來才有一輛尾班Bemo非不得意地要準備出發回Kuta去。唉!印尼人D時間就浪費晒在等車之類的無聊事上,怪不得D印尼人做甚麼都施施然的,因為大家都被日常耐人耗時地等車栽培出慢條施理的時間觀念和練就成無比的耐性了。

    回到Kuta吃晚飯時我無聊地埋單計計今天的花費,發現全日坐車只用了R65,000(即約HK$60),可比包車半天R200,000平上三分二,只是來回交通和等車的時間便花了我5個多小時,而在海神廟遊玩的時間只不過不足一個小時而已,這樣Cheap精的旅遊方式是否化算則見仁見知,不過去旅行的一半樂趣就是享受“去”的過程,就這樣我又好Cheap地Hea左大半日去。

馬騮樂園(下)
(7/5, 峇里-Ubud,Berlian Inn)

    經過昨天Bemo慢遊峇里島的教訓,我今早10點便準時來到Perama坐巴士到Ubud,因為一次過買來回巴士車票有9折,我便順便買了下午3點的回程車票,今次坐的不再是Bemo面包車仔,而是一台真真正正的老爺巴士,在一眾遊客上車時竟然有隻肥大的小強不知從那裡鑽出來在車廂內橫行招搖,嚇得坐在我隔壁座位上的一對韓國夫婦哇哇大叫,要勞煩職員把這隻不速之客請下車。

Ubud - Goa Gajah (Elephant Cave) 裡的仙女水池

    巴士穿越峇里島中部的鄉村,蕉林和水稻田後便來到山中的Ubud村,我們在Perama的Ubud旅行社下車後,我便在門口隨便找了台電單車送我到附近的象洞Goa Gajah (Elephant Cave)去,那裡是一個在20世紀初才被在熱帶雨林下重新“發現”的佛教古老遺跡,不過現在已成為一個熱鬧的旅遊景點了,相傳用過內裡噴水池仙女石像手上水壺流出來的泉水洗臉,會有青春常駐的神奇美容功效芸芸,一眾貪靚的女士來到象洞時切記要親身體驗一下,睇下會唔會後生十年。

Ubud - Goa Gajah (Elephant Cave) 內一各的荷花池塘

    跟著我再坐剛才的電單車回到Ubud村中心的王宮,參觀一下峇里皇族優美典雅的傳統庭園建築,然後到對面的市場隨意閒逛了一會後,便在鎮上一間印尼家庭式的小餐館吃了頓簡單而美味的峇里午飯,再在街邊的一家士多買了條和路雪雪條當飯後甜品,一邊施施然地走到小村南邊Ubud最出名的馬騮森林保謢區(Monkey Forest Sanctuary)去睇馬騮。

Ubud - 皇宮前庭, 因為是節日, 所以地上鋪上了紅地毯
Ubud - 皇宮裡的一角

    叫得做馬騮森林保謢區,裡邊的主角當然就是一大群印尼馬騮,不過這裡的馬騮有公園的專人照顧和餵食,故比Uluwatu懸崖海神廟的馬騮群馴良得多,至少不會去搶遊客的眼鏡來勒索食物,我在公園中間的圓形水池見到一對十分可愛的金髮小姐妹安靜地坐在一旁,有幾隻好奇的馬騮走到她倆身後撥弄她們的金髮,就好像馬騮之間日常互相在身上捉蝨子般,那兩姐妺則忍著笑既害怕又覺得好玩而忍著不動,我見她們如此有趣可愛,便問明在旁邊微笑地看顧著的母親大人能否拍張照片,那位美國來的太太說求之不得,原來她的照相機剛好沒電了,更請我將照片電郵給她作留念,旁邊一位老外女士見狀也說要替那對小姐妹影張相,大家都讚那倆姐妹可愛得意,逗到那位美國女士十分高興呢!

Ubud - 馬騮森林保護區裡的馬騮
被八卦的馬騮撥弄著頭髮而強忍著笑的一對小姐妹

    然後我又到公園另一邊的神廟(聖泉廟)遊玩,那知神廟今天不知為何沒有開放,我便只有在門外觀賞神廟前樓富麗堂皇的雕刻裝飾,和一班馬騮爬在石牆之上咬食附生在石上的青苔的神技,睇來那班馬騮吃過公園管理餵食的香蕉後意猶未盡,還是要搵些硬物咬下才能過過口癮。

Ubud - 馬騮森林保護區裡的神廟-聖泉廟
正在表演著食石頭神技的馬騮
D馬騮連牆上的女神石像也不放過, 係咁舐

    下午坐巴士回到Kuta的Perama公司下車,順便到兩個街口旁邊的2002年峇里爆炸襲擊的紀念碑看看,在印尼旅行了一個星期中,我所遇到專門做外國遊客生意的本地人都說自從02年發生了那次奪去二百多條無辜人命的恐怖襲擊,和04年底發生的印尼大海嘯後,印尼旅遊業的生意一落千丈,至今還未恢復過來,其中以旅遊業為主要經濟收入來源的峇里更是日見蕭條,人人都盼望著外國遊客早日回來。

Kuta 鎮中心的2002年峇里大爆炸紀念碑

    最後我趁黃昏前回到Kuta的無敵大海灘去,本想用餘下的菲林拍番張日落海灘的美景,那知西方天邊卻是烏雲蓋天,太陽一直躲在雲後不願露面,不過這時海灘上照樣擠滿著國外和本地的弄潮兒和沖浪客,大家玩樂的心情都沒有受到天色的影響,在海灘上我還碰到一隊慶祝節日的印尼舞獅巡遊呢!

下午在Kuta海灘上遇慶祝節日的舞獅隊

    晚上我吃過晚飯和流連完網吧後,在正要回旅店時又下起傾盤大雨來,搞到我要躲在一家已關門休息的店舖前的簷篷下避雨,不過我知道總會有雨過天清的時候,在等了約一刻鐘後雨勢果然減弱,我便冒著微雨跑回旅店睡覺去也。

尾聲
(8/5, 峇里>耶加達>香港)

    第二天清早我又再次摸黑起床,靜悄悄地把門匙放在旅店前台後,便到M記旁邊找了台電單車又再來趟深霄飛車送我到機場去,乘早機到耶加達後再轉機回港,我在耶加達機場候機室等轉機時用光身上剩餘的印尼盾在“是打不”買了杯凍咖啡,坐在店裡的梳化上看完從香港帶來那本講古文明崩壞的書的最後幾節,心想這趟旅程中真的到去過不少被曾世人遺忘又在上世紀初重新被發現的古蹟,又到過充滿世界未日Feel的火山,這本書和這趟旅行都算幾應景了。

    坐飛機回港時回想今年上半年便去了兩次旅行-緬甸和印尼,前後加埋都玩左成二十日咁多,雖然真係幾好玩,但光是飛機票錢便花了七八千元,盡管我在旅途中盡量發揮Cheap精精神來節約開支,但理單一算還是花了不少錢,今年我都算是十分奢侈了。

耶加達機場回港的嘉魯達航機

    而且唔知點解?這兩次旅行中成日都要摸黑起床去趕早機,追巴士和睇日出,在緬甸時又要踩單車又要赤腳四圍走,使錢之餘還要自討苦吃,既然今年去旅行已經去過夠本,我都係時候收心養性,在跟著來的國慶和聖誕節長假期還是疊埋心水,窩在家中睇下電視和寫下遊記過下日晨,另願慳番D錢等下年一口氣放個悠長假期好過,想下想下便咁又回到香港機場,但一諗到第日即刻要番工,唉!即刻無晒癮...!

    2006年12月25日晚上
    記畢於香港家中

Thursday, May 4, 2006

世界盡頭

(4/5 - 5/5 婆羅摩火山 Gunung Bromo)
高處不勝寒
(4/5, 日惹>婆羅摩火山Gunung Bromo,Café Lava Hostel/Cemoro Lawang)

    從我一到日惹便向旅行社預訂5月4日出發到婆羅摩火山(Gunung Bromo)和回峇里的巴士旅行團,可是連繼幾天旅行社的哥哥仔都說湊不夠人數,昨天我本來已打定輸數要自已坐長途巴士到婆羅摩火山下邊的Probolinggo,再自行轉車上山去看日出,然後再找長途巴士回峇里的,那知昨晚我在網吧上完網回旅店時,那旅行社哥哥仔見我經過便跳出來一把抓著我,說突然間又湊夠人數可以成團到婆羅摩火山去,我當然馬上付錢落實,於是他臨收工前又搞定了一單生意,我又可以免卻明天一早自行去長途車站搵巴士的煩惱,咁又可以無憂無慮的一覺睡到大天光了。

    天剛亮旅行社的哥哥仔便帶我上了一台老爺日本面包車,同車還有兩個美國學生哥和一個滿口美式英語的印尼青年,另有一對荷蘭來的青年情侶,離開日惹後車子在10點左右在隔鄰Solo市接了個不太會說英文的瑞士老頭,然後我們一行七人便困在這台面包車裡,經過近12個小時的車程,穿越東爪哇島那條路窄彎多,擠擁不堪,不敷應用的主幹道公路,來到Probolinggo的旅行社時已是晚上8點多些,中途除了有兩次停車加油,吃飯和上廁所外,我們一行人一直屈在小小的面包車裡,感覺真是度日如年。

    面包車在Probolinggo公路旁一家旅行社門口丟下我們後,便接剛從婆羅摩火山下來的遊客走了,其中有個位是新加玻來的女士,難得可以用廣東話聊上兩句,得知她們下山後在這裡等了好天才有車接她們回Solo,看樣子她們今晚要屈在面包車裡睡覺了,真替她倆難受。

    因為所謂的旅行團其實是由各家不同的旅行社自行接客湊夠人數後,才包車送客人到目的地轉手給當地合作的旅行社安排餘下的行程,所以這裡的旅行社職員又要向我們個別安排今晚在山上的住宿和講解明早上火山看日出的細節,當然包括額外付錢坐吉普車到觀景台看日出啦!付清錢後我們又被丟上另一台面包車摸黑搖到火山口Cemoro Lawang的旅店,因為有一個獨行的美國仔要住在較貴的Lava View Lodge(聽說有可從窗戶中直接望到火山口的極佳房間,只是半夜三更又點可以看到漆黑一片的火山呢?),剩下我和瑞士老頭這兩個獨行俠便理所當然地被安排共處一室,那個瑞士老頭不知是否患了重感冒一整天在咳嗽,但是又能煙接煙的煲過不停,來到海拔2千多半的火山口上空氣可要比下邊的熱帶叢林凍得多了,搞得那老頭更是咳過不停,真怕他在半夜三更時會出事。

    我在浴室洗過熱水澡後已是晚上10點多,幸外旅店旁邊還有一間簡陋的家庭式小餐廳還在營業,剛才同車上來的幾個老外青年也在這裡吃著印尼炒飯,我當然也要來一客啦!順便還點了杯熱朱古力來驅寒保暖。入夜後高山上雖然比較凍,幸好我早有準備穿上從香港帶來的風褸,但是在這裡的印尼人卻好像活在嚴冬之中般,全身用臃腫厚重的毛衣和冷帽包實,還要著冷帽手套向那幾個衣衫單薄的老外推銷,唔咪真係凍得咁誇張呀?不過要向來自“寒苦之地”的歐美老外後生仔女Sell寒衣,我想他們可真是搞錯對像了。

火山觀日
(5/5, 婆羅摩火山)

    今天又是天未光便摸黑起床,當那個瑞士老頭還在掙扎起床時,我便穿戴妥當準備出門,可是凌晨時分外邊真是凍得要命,光是多穿一件風褸是不夠暖的,於是我便把床上的大毛毯披在身上包得密密實實的,成個毛毯人球般爬到旅店門口,和昨天同來的幾個老外青年一起擠到狹小的吉普車車尾廂上,雖然這幾個老外都已習慣寒冷的天氣,可是因為各人來東南亞旅行都沒帶上幾件禦寒衣物,所以都凍得縮在一團擠在一起取暖,不過他們見我竟然連房間的毛毯也拉出來用,都啞然失笑,但又說不失為禦寒的好方法。

婆羅摩火山日出的一刻, 遠方的Gunung Semeu剛好爆發
日出時分, 一片薄薄的晨霧被困在婆羅摩火山口中
在曙光照耀下, 火山口中圍繞著小火山的晨霧正漸漸消散

    吉普車離開火山口Cemoro Lawang的小村子後便沿著一條破山路搖到火山另一邊山頭的觀景台(Penanjakan II viewpoint)上,這時天色漸明,山嶺上寒風颯颯,一班一早到來等日出的外國和印尼遊客都快要吹成冰條,不過為了佔個好位置睇日出,眾人都擠在可以清楚看到婆羅摩火山的山崖邊上賴著不走,幾凍都要死頂下去,幸好再過一會太陽便出來了,曙光照耀在婆羅摩火山口裡被一片薄薄晨霧包圍著的小火山口上,加上剛巧碰上後邊遠處的Gunung Semeu 每隔二十餘分鐘的間歇爆發,構成一幅充滿世界未日味道的畫面,令山上一眾遊客嘆為觀止。

你要騎馬上火山嗎?
在登上婆羅摩火山口的石梯上
婆羅摩火山口裡噴出充滿硫磺味的白煙

    睇完日出後我們再擠上吉普車,車子又送我們到婆羅摩巨的大山口裡,在這裡我們可以登上那座終日在冒煙的婆羅摩火山,我們一下車便有一大票的馬伕牽著些瘦馬過來叫遊客騎馬上山,不過最後一段登頂的長石梯還得要靠貴客自己的一雙腿搞掂,因為太陽出來後氣溫急升,我把大毛毯塞在車尾廂後便徑自行路上山去,當走了三分一的路程時遇上一個剛送完遊客正要下山的馬伕,我便以剛才山腳下登山價的半價騎他的馬上到石梯下,再氣吁吁地和一眾遊客爬上火山口上去。
在雲海深處的火山口崖壁上, 不禁激動相擁的情侶
和巨大的火山口相比,人是如何的渺小

    能如此親近地站在山火口的崖壁之上,望著腳下從地殼深處不斷冒出充滿著濃郁硫磺味的白煙,實在是一次十分難忘的經歷,再看到前面不遠的一對老外情侶因為心情激動,宁立在雲海深處火山口崖壁之上禁不住攙扶相擁,強烈地感受著這裡帶給遊人那種仿似來到世界盡頭般的震撼。

重返峇里
(5/5, Probolinggo>峇里,Berlian Inn)

    坐吉普車回到火山口Cemoro Lawang,我悄悄地把大毛毯搬回房間裡和收拾行裝,然後在旅店的小餐廳和那瑞士老頭一起吃著附送的簡單早餐一邊等送著下山回到Probolinggo的面包車,再在那裡轉車到各自的目的地去。

在Cemoro Lawang的Lava View Lodge可以直接看到火山口

    因為這個從日惹來的火山旅行團就只有我一個人要轉車到峇里島,當回到昨晚在Probolinggo轉車的小旅行社後,其他人不用一陣子便都坐車走了,就剩下我和一對從別的旅行團轉過來的老外情侶一起等車去峇里島,期間旅行社的伙計要我們額外預付午飯錢,籍口說巴士公司會包一頓午飯,但實情是他們想從停車午飯的餐廳克扣點回佣吧!於是便我說在日惹時已付足餘下到峇里島的車費,至於等陣的午飯我會自行搞定,我鐵定是不會再付多餘的錢了,於是他們便要脅我這樣做會使巴士司機“十分不高興”而不讓我上車,要我再等下一班巴士,哇!這樣不是明屈嗎?我便回應說大不了便一拍兩散不坐他們的巴士,寧願自己到長途車站付錢坐別的巴士也不讓他們屈我一頓飯錢,然後再會打電話到日惹的旅行社投訴和上網到LP唱衰佢間公司,他們見我態度強硬毫不妥協,最後沒有收我午飯錢便讓我搭上原來的大巴,臨上車時還要跟我握手扮Friend呢!

    巴士離開Probolinggo後一直沿著爪哇島東北海岸的公路往東邊進發,中途果然在一家專門招待長途車旅客的公路飯館吃飯,果然在這裡自行付錢點菜的價錢比剛才旅行社的預付價平宜了一大截,只是這裡供應的飯菜不太合我口味,我還是從包中拿出在日惹超市買的麵包和剛才在巴士上向小販買的炸豆腐小食當午餐填肚算了。

從Probolinggo到爪哇東端Banyuwangi渡口的公路小飯館停車午飯(左邊是我們乘坐的長途巴士), 跟昨日從日惹到婆羅摩火山所經擠擁不堪的公路相比, 東爪哇的公路可顯得水靜河飛了.

    巴士在黃昏前一刻才到達爪哇島最東端的渡口小鎮Banyuwangi,巴士直接經過碼頭駛上開往對岸峇里島Gilimanuk渡口的渡輪上,這些渡輪和八十年代穿梭維港的汽車渡輪差不多樣子,巴士停定後一眾乘客都下車到樓上的乘客甲板上舒展休息,我就懶洋洋地坐在頂層甲板的長椅上從船尾看著後邊爪哇島的日落餘輝。

從巴士上看見的前往峇里Gilimanuk的汽車渡輪
渡輪剛離開Banyuwangi的碼頭
從渡輪船尾甲板上回望爪哇島, 可見夕陽無限好

    本以為車子登陸峇里後不用兩個小時便可回到Denpasar市區總站,那知巴士在島上兜來兜去落客,加上峇里比爪哇快一個小時的時差,到總站下車時竟然已是晚上十點,當一眾同車的老外遊客被一大票的士佬圍攻之際,我意外地碰上一個拿著塊大滑浪板的法國仔,他用印尼話找了一台小Bemo面包車後,便和我一起到Denpasar南邊的Kuta去,每人只需付R10,000車費而已,真係平到唔信。在車上我和這個法國仔聊了幾句,原來他在法國是個專業的高空掛吊清潔技工,來到東南亞旅行已有幾個月時間,光是待在印尼四處滑浪旅行便有兩個月了,怪不得會說幾句印尼話來討價還價,他還說間中會在些如是新加坡和耶加達等大城市裡做下清潔散工,洗下D高樓大廈的玻璃外牆來搵下外快以幫補旅費呢!

    我們各自在Kuta下車後,我又回到Berlian Inn去,本來那些伙計說僅餘的便宜房間已給人預約,不過我說會連續住上三晚,而這時已快11點了,大概他們認為預約的客人大有可能會放飛機,最後還是把房間讓給我,就等遲到的客人住進較貴的空調上等房好好享受吧!

Monday, May 1, 2006

爪哇古國

(1/5 - 3/5 日惹 Yogyakarta/Jogja,Losmen Anda)
日惹
(1/5, 峇里>日惹 - 雀鳥市場, 舊皇宮)

    睇完日落回到Kuta,在Poppies I巷的一家小印尼餐廳吃過晚飯後回到旅店裡收拾行裝和數錢,發現好像少了點印尼錢,不知是否中午在街上換錢時數少了,因為US$1可兌換印尼Rupiah8,600左右,那麼US$100便換來R8,600,000,兌換店一般都會給你R20,000和R10,000的鈔票,所幾百萬印尼盾都有排數,一個不留神便會計錯數和數少錢,記住以後換錢時都要打醒十二分精神數清楚才能收錢離開。

峇里飛日惹的早機

    第二天凌晨4點多便爬起床,本來想到M記旁邊打的到機場,不過一走出旅店行了幾步便在小巷裡截了一輛摩托車,花了R20,000坐了一程黑夜飛車到機場,晨早7點登上所乘的MD-88形客機,因為早機是中午班次的半價,所以就是晨早機也爆滿,乘客進入機倉時飛機才剛啟動引擎和開著空調,奶白色的冷氣從出風口順著發黃的塑膠倉壁噴散出來,弄得整個機倉裡一片白茫茫的,我還以來到迷離境界裡去。

    飛不到一個小時便來到日惹,離開機場前我先到嘉魯達的票務處想要Reconfirm回港的機位,那知日惹機場的嘉魯達票務處是不會辦理確認機位,客人要自己打熱線電話去確認,後來我才知道在印尼打唔使錢的Collect call電話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

    日惹機場有預付的士到市區,雖然說是明碼實價,其實當中包含了的士站的提成,所以機場也有另一幫白牌車司機在兜客,講價後白牌車到市區的收費要比的士便宜約R10,000左右,白牌車司機帶我經過機場外的火車軌對外邊的停車場坐車,故可以省掉機場的士站的提成,車子送我到市中心火車站南邊的背囊友集中的旅館小區外(Sosrowijayan),一下車便有個肥叔叔來拉客,這個肥叔叔的旅店正是我原先計劃住的旅店(Losmen Anda),於是我便不用四圍騰搵旅店,還給我搵到間二樓的上房,今天真是一路順風了。

日惹火車站南邊廉價旅店林立的Sosrowijayan小區

    在旅店門前小巷的車仔檔吃了碗湯麵和一杯印尼咖啡,順便買了包炸豆腐乾當零食,跟著便回旅店一路睡覺至下午,睡飽起來後無所事事,在Malioboro Mall對面的K記吃了個炸雞飯後,便走路到日惹市南邊的水皇宮(Tamari Sari – Water Castle)和雀鳥市場(Pasar Ngasem),那知下午四點多來到雀鳥市場時才知道雀鳥市場和水皇宮都已經關門了,不過雀鳥市場裡一個不愔英語的大叔還是十分熱心地帶我穿越雀鳥市場後邊在舊皇宮廢墟上亂七八糟的民居和小巷,來到一處可以爬牆窺看水皇宮的園子去,跟著又帶我去舊皇宮下邊已被荒廢的地下水道玩,以前旅行時一路遇上會主動接觸遊客的本地人大都是想搵遊客著數的拉客仔,真是好久未有碰上友善好客,真誠待人的本地人了。

黃昏時分, 兩三知己坐在毀於地震的舊皇宮城樓上彈結他

    遊玩完畢後那個大叔送我回到雀鳥市場,我說要替他拍張照等我回香港後寄給他留念,他登時耍手擰頭,然後逃進自己店裡拿起個鳥籠遮醜,我便連那個鳥籠也一併拍下來,跟著便坐人力三輪車回旅店去。

    晚上我又去了逛Malioboro Mall,那是一座門禁森嚴的冷氣大商場,入口處有保安員把守嚴禁閒集人等內進,這商場樓上有一間賣高檔來路貨的大百貨公司,地下也有一間M記,地牢還有一間超市,我便在超市買了些麵包作為明早去婆羅浮屠的早餐,然後在M記吃杯了雪糕和看了一會書才回旅店睡覺去。

婆羅浮屠
(2/5, 日惹 - 婆羅浮屠, Prambanan)

    我住的小旅店對面有一間家庭式的小旅行社,專門幫遊客買車票機票和安排參加些Local Tour面包車旅行團,可是因為這時是旅遊淡季,就是提早報名也不知能否湊夠人成團,本來我昨天一早便報了去婆羅浮屠(Borobudur)看日出和馬拉比火山(Gunung Merapi,正在小形爆發中)的旅行團,但是等到昨天晚上才知今早只有去婆羅浮屠看日出和下午到Prambanan的旅行團,馬拉比火山還是從日惹市舊皇宮的殘垣破牆上老遠望望算了。

清晨時分,日惹郊外, 冒煙中的馬拉比火山(Gunung Merapi)

    到婆羅浮屠的面包車旅行團在天還未亮時便出發,車上約有五六個遊客和一個印尼口音超重的本地導遊,車子離開日惹市區後,沿途可見稻田處處,還可見到遠處不斷在冒煙的馬拉比火山,一路上天色逐漸明亮起來,但是我們來到婆羅浮屠山腳停車場下車時太陽還沒有出來,婆羅浮屠就隱沒在濃厚的晨霧裡,要攀上婆羅浮屠所在的小山丘上才可在浮屠的石梯下才能濛濃地看到他巨大的身影,於是我們一行人興致十足地爬上浮屠頂上看日出去。

在晨霧中登上婆羅浮屠

    婆羅浮屠共有六層,浮屠最頂端還有一座圓拱形的佛塔,佛塔下邊首三層為圓形的天界,共有72座中空的小佛塔,每座佛塔中間各藏有一尊佛像,底下邊三層四方形為凡界,各層的走廊兩側的牆壁上都刻有以佛教為題的浮雕和石像,只是年代久遠,經過一千年來的風雨侵蝕,加上近幾百年前印度教和回教政權相繼興起,這座巨大的佛教古蹟便被世人遺忘,悄然隱沒在爪哇的熱帶雨林之中,直至19世紀才再被歐洲來的探險家在厚密的雨林下重新發現。

日出時分 - 婆羅浮屠的塔頂上
婆羅浮屠佛塔中的佛像
婆羅浮屠最上三層天界的佛塔群
千百年來, 在壁龕里凝望著下邊雨林和塵世的佛像
底層凡界基座的廊道石壁上, 翊翊如生的佛教浮雕
婆羅浮屠全景, 幾天後便是佛誕盛會, 到時便會人山人海

    我們在婆羅浮屠玩了大半個早上後又回到停車場的小餐廳集合和吃了一個隨團附送的簡單西式早餐,聊天時大家都說不知為何這時來印尼的外國遊客實在是少得可憐,其中一對荷蘭來的情侶說不久前到過一個較偏遠的海灘渡假區,那裡差不多所有招呼外國遊客的商戶都沒有開門營業,就是想吃頓西式早餐和晚上食一碟意大利粉都沒有機會,只有跑回來日惹等較熱門的旅遊城市來過下的意粉口癮,而且和我們的經歷一樣,想找些Local Tour也要等上一兩天才能成團,真係唔知D外國遊客去晒邊度呢?

    中午時面包車把兩個只去婆羅浮屠的客人送回日惹市區,這時跟車的導遊問我下午跟不跟他們去Prambanan,我想反正下午無所事事,便同意額外給點車費跟去。Prambanan古蹟群和婆羅浮屠同屬同一時代的建築,都有上千年的歷史,只是Prambanan是印度教的神廟,那裡其實是幾座石建的高塔,和規模宏大的婆羅浮屠可差得遠了。

Prambanan - Brahma Area

    我在Prambanan的古蹟群閒蕩時,有幾個女孩子怕怕醜醜的走過來搭訕,原來這是她們學校英文功課的一部份,她們要在拍子簿上寫上到Prambanan參觀的外國遊客的名字和國家,她們見我也是笑喜喜地回答,於是又有幾個女學生笑喜喜地走過來問我交差,以往旅行時總是由我厚著臉皮去聊女仔,今天總算是好人有好報了,輪到女仔來聊我了。

四圍問遊客英文名的女學生
其實D塔都幾高下,不過同婆羅浮屠相比還是"矮"左D

    下午當我正要離開Prambanan回到門口停車場時,天上突然間烏雲密佈,不用不刻便刮起大風和下起大雨來,幸好我今早出門時順手帶了把小雨傘出來,加上只穿著短褲和涼鞋,所以就是橫風橫雨還不算太過狠狽,只是另外幾個同來的老外遊客給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殺過措手不及,雖然有些專門為遊客租雨傘的本地人掩護他們回來,只是已弄得全身濕透變成落湯雞了。

Prambanan 內裡另一個較小的塔群, 我剛要離去便下起大雨來

    吳哥窟,蒲甘古城和婆羅浮屠並列為東南亞三大佛教古建築群,繼2002年旅行去過柬埔寨的吳哥窟後,今年(2006)我又先後到訪過緬甸的蒲甘古城和印尼爪哇島的婆羅浮屠,就這樣我便都去齊東南亞這三個有上千年歷史的佛教古蹟了,反而是當年去印度旅行時沒有到Varanasi附近的Bodhgaya,即是佛祖悟道的菩提樹所在地看看,倒是有點兒可惜。

打電話
(3/5, 日惹 - 水皇宮Tamari Sari, 蘇丹皇宮Kraton)

    因為昨天一次過去了日惹市郊的婆羅浮屠和Prambanan,今天便有一整天可以在日惹市內Hea(“Hea”是廣東話的新詞彙,大意是做些無聊事來消磿時間),我又是睡到日上三竿後才出門,打算花一個中午到蘇丹皇宮(Kraton),博物館,大市場,和順便打電話到嘉魯達航空公司Re-confirm回港的機票。

坐三輪車到水皇官途中,街上經過的舊殖民地時代建築

水皇宮Tamari Sari, 以前個日惹蘇丹都幾識嘆下喎!

    我早上先坐三輪車到前天去過的水皇宮去,順道再去看看前天在雀鳥市場義務給我帶路的大叔,他又帶我在雀鳥市場裡四處鑽鑽,和看看一條不知是誰人所養的大蜥蝪,然後我才走路到旁邊的蘇丹皇宮去。

雀鳥市場

日惹蘇丹皇宮Kraton由的前庭
皇宮內的侍從, 當值過後正要從前門離宮回家去

    雖然日惹蘇丹現在還住在皇宮裡,但他已經不是日惹的統治者了,皇宮現在成為世界各地遊客來到日惹必定會參觀的地方,皇宮佔地雖大,但是內裡卻沒有像其他國家的皇宮那種窮奢極侈的浮誇裝潢,皇宮裡展示著過去皇室曾經使用過以傳統工藝造儀仗禮具的和其他歷史文物,還有一直以來蘇丹關心社會事務的紀錄,在宮中當值的守衛和待從都是些穿著傳統印尼服飾的老公公老婆婆,皇宮的前庭裡還有由一班老樂師定時表演日惹的民俗音樂(Gamelan)和木偶劇,雖然這時到訪的遊客疏落,但是每到表演時間一眾樂師和木偶戲的師傅都不管眼前觀眾的多寡,同樣地落力演出著輕盈悅耳叮叮噹噹的古老樂章,盡力地向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展現日惹的傳統文化。

    離開皇宮後我又到前邊不遠的日惹博物館(Sono-Budoyo Museum)參觀,博物館附近還有一座荷蘭殖民地時代的舊城堡,裡邊擠滿了來參觀印尼獨立歷史的本地遊客,可比剛才以民族文化為主題的舊皇宮和博物館熱鬧得多了,但我可沒有興趣去看那些打打殺殺的民族主義愛國教育,便到城堡對面的市郵電局打電話,然後才沿著南北貫通日惹市的JI Malioboro走回旅店去。

日惹市Malioboro大街上專門招待遊客的馬車, 仲有
通街都係的人力三輪車(Becak),不過無生意時還是睡午覺好了

    因為我住的旅店老闆說沒有電話可借用,我昨天便到旅店附近的一家電訊店嘗試打電話去航空公司確認機位,可是航空公司的訂座電話是個國際通用免費的Collect call號碼,而電訊店的電話卻只能打收費電話,我便只有打個長途電話到峇里的嘉魯達辦事處去,那知峇里那邊說一定要用指定的訂座電話才能確認機位,沒有辦法之下便只有來到市郵電局打電話,那知這裡的收費電話都是同一個系統,不用錢的電話號碼一樣是打不了,真是吹漲!

    回途時我經過日惹的大市場便進去四處鑽鑽,這個平民大市場可比那間M記的冷氣商場大,人氣也是鼎盛得多了,內裡甚麼柴米油鹽和各式日常用品一應俱全,而且價格平宜實惠,真不明白那座專賣高檔來路貨式的冷氣商場是靠些甚麼人幫襯而生存的?而且JI Malioboro大街兩旁滿是各式的百貨商店和賣旅遊紀念T恤的攤檔,我隨便買了幾件以日惹和峇里為主題,又平又靚的T恤供途上替換,只是沿路都找不到可以免費打Collect call電話的地方。

    近黃昏回到旅店時,順便到對面的小旅行社問問昨天起便預訂明早到婆羅摩火山的面包車旅行團和接著回峇里島的長途巴士,因為我已幫襯過他們去婆羅浮屠的行程,又主動告知昨天的導遊私下收了我到Prambanan的車費,等他可以追回佣金,現在既是熟客仔了,我便厚著臉皮向看店的哥哥仔借電話,初時那哥哥仔見那電話號碼不像是本地電話而有所猶豫,但是禁不住我苦著臉的連番請求,最後還是免為其難的給我撥通電話,他問明航空公司的接線生確知這通電話在印尼國內是不用收費的,才放心把話筒交給我,唉!唔駛錢打個電話原來都可以咁鬼煩!